讓我們齊齊向丁蟹致敬


如果以懷舊的角度看,《大時代》只是1992年的作品,22年前不算太長(因為是10月播映,還未到23年),卻是無綫被人談得最多的劇集,每次重播都成為當時的新聞。其中「丁蟹效應」更是每次重播時必談的城市話題。阿俠

當大部分香港人都在緬懷過去的時候,無綫推出這個劇重播,有點令人產生不好聯想的味道。因為這部電視劇告訴我們的是香港由六十年代,直到九十年代整個殖民地時代的悲劇。在社會高速發展下,人性被扭曲,資本主義的新玩意:股票市場,也成了兵家必爭之地。它告訴我們,殖民時期香港的悲劇。

丁蟹這個秋官的代表作角色,是香港電視史上最奇怪的奸角。他的腦內只有自己的合理世界,無論做出什麼事,都會找到為自己,或為他人好的理由。彷彿他才是受害者。而他的行為偏偏便是害人無數的醜惡原型。韋家輝創作這個人物是他的最頂尖創作之一。他大概也想不到丁蟹會成為一種好心做壞事,自私自利,又講道義的邪惡人物。而他的世代在短短的22年,卻不幸成為過去,現在已經沒有合理化自己的惡行,改以挑撥離間,將社會分裂擴大,連合理化都不去做,只利用所謂宣傳來夾硬要香港人認同。這只是一羣極邪惡的奴才,根本不是丁蟹的層次奸角。

這是個極度煽情的劇集,第一集已經揭示資本主義和專制的家長制度的兇殘:丁蟹要自己的兒子跳樓死。方展博的一家代表了繁榮後的犧牲者。其實電視劇集在丁蟹的兒子成長之後,故事已沒有那麼好看。雖然仍然是極端煽情,但已不是一種思想上的殺戮,成為真正的黑社會對付平民百姓的現實手段。

表面上,這部電視劇是反映了香港三十多年由原始到繁華的故事,實際上卻有股說不出的幽閉恐懼症。就以被眾人稱讚的劉松仁被打到腦殘所遇到的事情。一個曾經這麼風光的人,用了整集來描寫他康復過程中如何折墮。故事中你看不到香港社會的現象,也看不到究竟劉松仁的角色有沒有朋友。彷彿一下子他們全家都被監禁了。吃雞蛋仔的一場最明顯,來自對劉松仁這個角色的壓迫,不在於現實,而在於被堆砌出來的變形。為煽情而煽情。如今我們再也看不到這份專注的人性煽情故事,因為現實上我們要面對的是比丁蟹更恐怖的邪惡。

讓我們齊齊向丁蟹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