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阿Sa不愛雛妓


對於我們這些急功近利的人來說,勤力是緩慢而不確定成果的蠢行為。阿Sa向我們反證了,證明勤力始終有一天會有回報。阿俠

阿Sa應該輸給趙薇,只要看看兩部電影的演出,便發覺兩者的演技仍然有一段距離。但阿Sa不要灰心,這樣努力下去,總有一天會成為影后的。我相信,你也要相信。

坦白說,我有幸看過她在拍攝時的製作片段,那時還很年輕,粗口爛舌是必然的了,卻從來沒有不耐煩的表現。這在新人來說是非常難得的。她主演的電影我差不多全看過,無論是什麼角色總給我帶來說不出的興奮。從《我老婆唔夠秤》或者更早的電影,我會覺得銀幕上的她比唱片中的她可愛多了。總是那麼的自然,總是好像在扮演自己。其實《雛妓》之前的《大茶飯》,已經看到她正努力地轉型。雖然有時為演得更好,演戲的味道比前強烈了,卻是可喜的轉變。

《雛妓》若以一部電影的拍攝來說,導演是有一定功力的。但對於我來說,這個故事對女性的定位十分可疑,不只不喜歡,有時甚至覺得很可憐。今時今日我們看女性的角度,仍然是這麼的老土,我甚至覺得電影將阿Sa商品化得過了分,越過了它想表達的寓意。

影片內女性的無奈和無力感,的確帶出了現代女性在地球的任何角落,仍然受着不公平的對待,仍然被視為是妓女,或者類似妓女的,接受男性經濟援助的寵物。我不敢說世界上已沒有了這種故事,可能每天都在發生,但實際上,我也相信大部分現代女性可以不用出賣身體來得到經濟的獨立。

阿Sa的露底和牀戲,是要顯示她在電影角色上的突破嗎?有這個需要嗎?電影從來是拍來給別人看的,所以它很難逃出商業計算的陷阱。這部電影真正的目的不是拍這個故事,而是着意阿Sa的全新改變,由一個傻大姐到成熟的少婦。我想目下的香港女演員,能夠主演這樣橫跨十多二十年的戲,着實除了她以外,一時三刻也想不到還有誰。為了顯示她的轉變,電影犧牲了自我。一部女性成功的童話故事!表面上是對女性的無奈和無選擇權而提出關懷,出來的效果卻是十分表面,而又幼稚。我真的愛阿Sa,而這部電影的拍攝也很到位,故事則有些反胃了。

我愛阿Sa不愛雛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