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月人妻》泡沫下的虛妄人心


從來沒看過這樣的一個宮澤理惠:率性、隨心、放縱、沉溺,固執得來硬淨勇敢。《紙月人妻》中她飾演的平凡銀行職員兼人妻梅澤梨花,穿櫃桶底盜用客戶巨款,為的是換取她嚮往的自由,打破她那沉悶刻板的日常,透過與大學生的忘年不倫戀,找回久違的性慾歡愉和物慾快感。

電影背景設定在1994,繁華泡沫爆破,物慾橫流映襯虛妄人心。導演吉田大八對角色的心理變化刻劃細緻,循規蹈矩的梨花戀上大學生光太,解放了在只顧工作的丈夫身上久未嘗過的情慾快感。出軌前的梨花送手錶給丈夫卻被他客套地唾棄,夫婦之間那種禮貌周周但極其冰冷的距離,梨花那種心裏委屈還賠笑臉的鬱悶,鋪排了她對婚姻困局的無奈和潛藏的不滿,也令她與光太的婚外情顯得更合理。

由搭上大學生到盜用公款,梨花的墮落過程已能牽動觀眾,而我最欣賞的,是故事加插了她的中學時代部分,更清楚深刻交代了她的性格,令觀眾更明白她盜用公款的動機,全因她某程度上也有點「丁蟹」,「落格」只因她認為自己是在供養有為青年讀大學,如同中學時代她偷父親錢捐助貧困國家兒童一樣。扭曲的價值觀,最終落得如片名「紙月」般的幻夢一場。遺憾的是結尾安排的世紀大巧合太過離奇,有點畫蛇添足,敗壞了辛苦建立的「紙月」詩意。無論如何,宮澤理惠的脫胎換骨,確實令人眼前一亮。講到底,拍朽壞人心,從來都是日本人強項。

《智取威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