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而悲哀的童話


一大堆掛在天空上,非常混亂的電線,黃渤其中找出接線。這代表了電影內他紿終在無望混亂中找失蹤的兒子。陳可辛不想你們看到深圳的繁華。即使對深圳人來說,他所居住和經營小店都算是已經漸漸過去的懷舊地方。事實上這部電影沒有多少個深圳的遠景,陳可辛要我看的不是這些,甚至不是最後字幕打出來的真人真事本身,他要觀眾集中看他的故事。

「本片由真人真事改編而成,部分電影內的事真實並沒有發生。」這是我看過最自覺的電影宣言。陳可辛這部《親愛的》述說了中國的偷走小孩,拿去販賣或者打斷手腳要他們行乞,當然有人是拿取小孩身上的器官賣給有需要的人。

金像獎影后趙薇要到影片開始了超過40分鐘才出場。一來便是黃渤找到自己的兒子,原來正住在趙薇遙遠而偏僻的鄉下地方。奇怪的是他也用搶的方法來奪回兒子,而不是去報警。趙薇角色的丈夫說她沒有生育能力,所以要找別的女人生,他死前留給她一男一女的小孩,其中一個正是失蹤的黃渤的兒子。

像大部分陳可辛的好電影,其劇本都想得十分周全,包括被偷孩子的父母心態,偷別人孩子的心態。那場趙薇來到深圳那個找尋失蹤孩子的組織的宣傳場地,那羣人不斷地以手上的紙狂打她。顯示這羣找尋失蹤子女的家長,將多年的怒氣,和對只有黃渤找回兒子這樣不公平的事發洩出來。當然這部電影賣的便是煽情。陳可辛拍類型電影的熟手,看來是港產電影第一人。趙薇和黃渤的超級無敵演技令到電影變得很立體。你差點以為他們便是電影內的人。增加了電影的可信性。

當然,能夠找回被偷去兒子的事真是萬中無一,甚至可以說接近童話故事了。然而影片帶出來的是無限的悲哀和恐怖。當黃渤帶着金錢到那個人口販子的市集時,導演用了大量的特寫和半特寫鏡頭,把那個地方拍成恐怖的地獄。

有一個鏡頭很令人難忘:黃渤拖着兒子的手在黑暗中背着觀眾遠去,右邊駛過來的卻是一輛名貴的汽車。在資本主義實際上已深入社會主義的國度,眼前的繁榮背後是人民付出了什麼樣的成本。

恐怖而悲哀的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