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大地震》


震到消失天與地

寫災難片影評從來令我頭痛,因為災難片其實沒什麼好寫,尤其是荷李活這種,災難被包裝成令人目眩的機動遊戲,然後搭條循例的親情線收尾,收工大吉。公式永遠無限loop,但求爆到直至消失天與地。說實話,觀眾入場時,也不會期望這部電影發人深省,但求在兩個鐘內體驗一下九級地震威力,緊張刺激就好。

從災難特技角度來看,電影絕對交足功課,導演Brad Peyton與救災英雄Dwayne Johnson繼《地心探險記2》後再合作,Dwayne Johnson化身救援直升機機師Ray,第一場戲已來個絕嶺營救,帶出他的沉着冷靜。整部電影的節奏也隨着末日式地震起伏,LA震完到三藩市,雞飛狗走地動山搖。眼見三藩市的金門橋震到粉碎,逼真程度相信會令當地居民看完本片後難免「心都離一離」。

兩小時的片長,導演不斷震完再震,主線就是Ray與前妻一同營救女兒Blake,而Blake 則與新相識的英國兄弟一起逃難。Ray與前妻的欲斷難斷,英雄心底的萬千鬱結,都是在每次地震之間的幾句對話交代,然後話未講完又再震過。兩次大地震後,附送緊隨而來的海嘯,務求令觀眾無得喘息,大叫抵睇。Blake演的女兒每次都在千鈞一髮時得到last minute搶救,Ray尋女過程中的各種巧合也不用深究。有趣的是全片只集中描述Ray與前妻救女,反而沒有傳統救災英雄為救萬民卻保不到家人的遺憾,算是例牌中的突破吧。   PS

水陸空遨遊加州樂園

例行公事災難片。先是沒完沒了的「最後一刻營救」,好像不這樣拍就不緊張似的,然而看慣了便麻木,天崩地裂亦不外如是。再而是角色走難同時修補家庭裂痕,諷刺是明明全世界已死光,某家人團圓就值得大事慶賀。但這些都算了,更要命是《加州大地震》幼稚的道德主義。「準繼父」的描寫拙劣,跟大隻的「聖人」生父比起來,太忠奸分明。心腸不好啊,電影在暗批老母沒帶眼識人。

說穿了《加州》要講的,不過是老母如何對前夫(窮爸爸)另眼相看。先救你一命,再而上天下地落海,直升機、長途車、小型飛機、跳傘、快艇沖浪,一天之內滿足你七個願望。任你的情人(富爸爸)再有錢,也沒有帶你水陸空遨遊「加州冒險樂園」的本事吧?!地產商男友養尊處優,只懂坐私人飛機,出入司機接送。

《加州》的電腦特效落本(演員八成時間都在綠幕前演戲),文戲卻非常慳皮。整個加州蒙難,我們看到只有兩組人,各做各的。Paul Giamatti本來是好演員,在此只能跑跑龍套,講些沒新意的soundbite(地震不是「假如」而是「何時」的問題)。演女兒的Daddario身材驕人,第一幕就以比堅尼示人。她跟「巨石」Johnson演父女,不多不少是兩種不同的sex appeal。荷李活就是這樣懂得計算。

《加州》的最後台詞:「我們重建」。此時,崩塌金門橋上一道破爛的美國國旗,昂然隨風飄揚。美國或不死,但特效災難片卻難逃劫數了。   家明

《加州大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