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暴動夜》難為正邪定分界!


威廉.呂

「我討厭政治囉」,《71暴動夜》唯一既有對白也有近鏡又有戲演的女配角,不管他人瓦上霜欲置身度外;殘酷現實卻是:政治一如空氣如影伴隨。祈求「政治咪搞我」?此位姑娘未免too navie!

「你沒有好結果」,恁君是激進建制溫和中立向左靠向右走抑或討厭政治,一律下場淒厲慘絕人寰,乃視人命如草芥的弄權者用完即棄傀儡棋子扯線公仔而已,分分鐘身首異處斷手爛腳死無葬身地,一語中的印證囂張霸道槍桿子出政權可怖亦可恥、不甘被滅聲被醜化僅剩垃圾桶蓋尿作「武器」平民百姓可悲又可敬。且看怒火戰場爾虞我詐鬥個你死我活,原來均由政客策劃天羅地網借刀殺人挑撥離間之陰謀詭計;神鬼如何兩不分,難為正邪定分界!

「你知我知(天知地亦知)」,閣下毋須不知北愛錯綜複雜政局卻步,皆因編導悉力炮製似曾相識險象環生茫茫路,各位觀眾肯定腎上腺素高漲咬牙切齒心驚膽跳。還看譚詠麟1989年怒吼「這天可會瘋狂?世間可有天堂?」,心如鹿撞危機四伏漫漫長夜,男主角仿似落水狗鬼域迷宮大街小巷閃躲狂奔、士兵失驚無神遭爆頭槍殺、酒吧炸彈血肉橫飛殃及無辜。隆隆戰鼓聲,一步一驚心;眼前鬼卒皆妖,冷槍暗箭難防;生死就在呼吸間,不禁一聲聲嘆氣!

「我欲乘風歸去」,男主角歸心似箭回家與愛兒重聚,與把酒問青天的蘇軾〈水調歌頭〉可謂異曲同工;彼岸高處不勝寒,此處但願人長久。儘管劇本人物略嫌蜻蜓點水,瑕不掩瑜,依然like!

《加州大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