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中的不可抗力》


熟悉的平凡身影

本來只一場虛驚,想不到因此看見人心。雪崩就在咫尺,臨危之際,父親撇下妻兒不管走了。回復平靜後,丈夫的行為覆水難收,夫妻感情雖沒突變,但關係開始有暗湧。這件事大大影響一家人的度假心情。《愛情》拍的是度假聖地,本應遊人如鯽的,但這家人卻像跟外界完全割離。導演選擇的構圖與長鏡頭拍法,加強了角色的困局味道。《愛情》的氣氛貫徹地不安,連清潔工人都神神秘秘的,觀眾想像不到下一場有什麼發生。

《愛情》一方面批評男人虛妄。把它跟《加州大地震》比較,便凸顯災難片的天真。或可以說,災難片是幻想中的「超我」,《愛情》倒是更實在的「本我」。另一方面,《愛情》不只有「老母與老婆掉下水」的道德衝突,它亦暗諷了道貌岸然卻偽善的中產階級。中產愛旅行,藉以改變重複的日常。諷刺是我們渴望改變,卻又逃不掉自己的comfort zone(依賴網絡,起居習慣)。故事中一家人在雪山上,無論感情及生命都弱不禁風,家庭秩序變得無關痛癢(夫妻的私隱、對兒女的榜樣)。除了主角一家,朋友Mats的設定亦微妙。他是個從容的離婚中漢,沒家庭包袱,跟少女外遊。當他曉以大義,說自己不離棄家庭時,他忘了自己的身份。「你們之中誰沒有罪的,可以向他丟石頭。」《愛情》因為一件小事,很多角色徹夜未眠。我們應該熟悉的,那正好是自己平凡的身影。   家明

掌摑虛浮的美好

一段關係,一段婚姻之危機四伏,永遠比你可以想像的恐怖得多,脆弱得多。表面無恙的和諧家庭,看不見的信心孔洞,安全感缺口,或者一觸即發的風暴骨牌,永遠在手邊在枕邊等你。

《愛情中的不可抗力》烹調的黑色幽默,一開始就對了調,美好的中產家庭在過他們美好的滑雪假期,酒店、景、lifestyle,無一不是櫥窗級的綺麗。直至一個沒有生命危機的雪崩,引發了關係崩塌毀敗的雪崩。

影片是關於一發不可收拾。男人的求生本能作怪,忘了家小。老婆的覺醒是這個男人大難臨頭先走為敬,從此心病變成磨擦,衝突,裂痕,看不起對方,信不過大家的憑證,昨日的美好溫馨,灰飛;今日的互厭,如海嘯。

一場飯枱「攤牌」戲,不見血但封喉,沒有那麼陰冷,但有Michael Haneke的不安,粉碎撕毀一切的感覺良好,中產,別那麼安逸!

本片是關於勇氣和承擔。勇氣去承擔一段關係未如想像的美好,自己和伴侶未如想像的理想。挑戰兩性地位,男人的角色(一定負責保護),女人的角色(保護家庭),也有點像海明威的作品《The Short Happy Life of Francis Macomber》,在生命威脅前,男人的窩囊,成為女人的鄙視,男人的罪與懼之孽。但有幾多男人有勇氣,有幾多對夫妻有智慧共同承認彼此的瑕疵和不足。用黑色幽默掌摑婚姻的假面,瑞典的電影血液似乎有他的赤裸到肉,師祖爺的《Scenes from a Marriage》果然永垂。   畢明

《愛情中的不可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