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風刺骨 陰冷人間


自從北歐的犯罪小說成為台灣翻譯界的熱門之後,我們看到另一個連天氣都寒冷無比的罪惡世界。《叛國追凶》是暢銷小說《44個小孩》改編而成的電影。故事是照拍不虞,但導演忘記了這個故事的其中之一吸引讀者的地方是寒風刺骨的天氣。換言之,整部電影不夠冷。阿俠

前蘇聯的瓦解,西方所謂自由社會仍然半信半疑。仍然拿往日的舊蘇聯體制作題材,好讓那些自己以為活在自由天地的人民被這股陰魂糾纏不散。但現在俄羅斯的獨裁政權,則沒有人多嘗試了解,只說有很多黑幫分子,只說普京的獨裁。好像那段共產黨統治的社會是個永遠不滅的人間地獄。成為人類的原罪和噩夢。

原著是令人又喜又痛恨的。喜的是那份對天氣和環境的冷酷意境描寫非常深刻,每次拿起來都像拿冰一塊凍得皮膚發痛,寒氣自體內升起。痛恨的是當你看到三集本最後一集時,才發現這是本從來沒叛國的投誠作品。由專制的蘇聯到美國的賓州大道。愈寫愈亂。第一集還未至於此。

一個連環殺手故事,加上一個鐵幕國家的陰險鬥爭,男主角被流放到最偏冷的地方,失去原來在國內的尊貴地位。這個設定我總是有點奇怪,如果他一開始便是KGB,那麼他的善心從何而來,就是因為他把自己家族的被殺小孩判為自殺,而令良心不安嗎?他有這樣的一位太太在當時的蘇聯鐵定早已被掉到西伯利亞等死。像如今那樣讓他自由自在地去追尋連環殺手,還認領兩個小女孩,真是門都沒有。所以作者其實只是安裝一個場景,來滿足整個故事的佈局。

因為故事本身的內容實在太豐富,所以無論怎麼拍都有很強大的娛樂性。只是這樣的故事究竟是重童話呢,還是對往日蘇聯的想像?實在令人摸不着頭腦。於是我們只能夠將故事的背景作為一個作者設定的虛假舞台,把這個其實相當慘烈的故事,以犯罪小說,而不是血腥恐怖的三級版,令人們有更多只追看劇情,不關心實際真實性地讀下去。

電影拍得有板有眼,卻沒有看到什麼火花,如果更加從鏡頭顯示寒冷;男主角不是這麼一個身份;他的太太不會這麼明顯地跟異見分子會面,一切可能更吸引,也可能更複雜,不合口香糖的原則。

寒風刺骨 陰冷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