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轉4字頭》


人總覬覦自己沒有的

人生是一條直通老去和死亡的單程路。不停站,沒有回程,從來是個揮霍青春,不再青春,然後留戀的青春遊戲。

然而正值青春騷動期,又會嫌歲月列車走得慢,遠眺又羨慕已走了更遠、比自己經歷了更多風景的人,嘗透季節更替紅塵流轉。人總覬覦自己沒有的。

《玩轉4字頭》是關於兩組人生列車的故事,中年組和年輕組,兩條交錯的生命線,兩對夫婦互相在對方身上「吸食」自己所沒有的。中年組因為和九十後friend了,由打扮到社交到活動,都又潮又young起來。年少多好。

後生的Jamie與Darby,也從Josh和Cornelia身上攫取養料如經濟力、經驗和人脈資源。說穿了是老生常談,中年,就是人生列車的平原期,少了銳氣精力多了因循安逸沮喪和知道人生有什麼是你不會得到的(如孩子),廿多歲是動力充沛上斜期,很想登峰,甚至不惜走捷徑,像Jamie。人生是歲歲和段段有它不滿和渴求的經。

兩線行車,Josh和Cornelia那一種掙扎真實,回春的異喜好看;但Jamie與Darby的角色和體驗很平面膚淺,互相抵銷下影片有一半不夠好看,加上無端又走去辯論虛擬vs真實,紀錄片的道德基礎,更加掉失焦點又模糊了主題趣味,貪心又打岔了,換來反省又不精采。

如果,人生是一行列車,不是關於哪一段路最好,是關於抱擁每一段當前風景,不是之前或之後的。    畢明

回不去了的青春replay    

這是一部恐怖片,就算不那麼誇張,也至少是一部悲喜劇。

《玩轉4字頭》中文片名很playful,但英文片名While We’re Young正道出了那種暗藏的淡淡然的想當年。We’re可以是現在式,即使說就算踏入四十也一樣可以繼續年輕。只是無論是「當我們還年輕時……」也好,「我們現在仍年輕」也好,說得出這兩句話,就注定散發一絲絲甚至一籮籮的遺憾與欷歔。

Ben Stiller的kidult daddy形象深入民心。在《玩轉4字頭》裏,他是一個4字頭的紀錄片導演Josh,花了N年時間拍攝的六小時紀錄片只聞樓梯響,他的妻子Cornelia(Naomi Watts)一直默默支持他,枯燥的夫妻生活注定相敬如賓。紐約中產(放諸香港亦然)的生活程式少不了三十多四十歲就要努力造人,片中Josh和Cornelia的好友夫婦為生B狂喜,把沒生育計劃的Josh夫婦看成異類,反映的是主流社會壓倒性的標準價值,更令Josh夫婦被邊緣化。

導演Noah Baumbach前作《Frances Ha》和這部作品都以紐約為場景,拍出濃烈的都市感覺。Josh夫婦與年輕情侶Jamie和Darby因紀錄片相識,兩對不同世代的couples在代溝中互相了解磨合,世代差異而來的價值觀,衝突拍得有趣寫實,值得留意的是飾演Jamie的新進演員Adam Driver,這年來他演了不少indie佳作,另一主演的《幸福魔天倫》也正在上映,絕對是荷李活的潛力藍籌。   PS

《玩轉4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