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五步》


必撐本土情懷|PS:不妨一看

「為夢想,你可以去到幾盡?」是創造票房奇蹟的《狂舞派》宣傳語句,事隔三年,同樣以青年追夢為主題,同樣是小本製作,被電影行內有心人青睞的《點五步》登場,一眾棒球員去到盡,為的就是證明自己不是loser。追夢過程有堅持也有黯然,勝利的成果,也不是所有人能一起分享,這也正是《點五步》好看及有說服力之處,畢竟勵志不是單純叫幾句口號就能眾志成城,電影對隊員之間的矛盾與抉擇刻劃得充滿實感,讓觀眾也跟隨着他們的高低起跌,見證他們的汗水與付出。

棒球本身在香港是冷門運動,以棒球為主題的港產片,印象中只有數年前雲翔的《無野之城》。《點五步》以真人真事改編,把八十年代小學棒球隊沙燕隊殺出重圍,以黑馬姿態擊敗日本少棒隊的奮鬥歷程電影化,真實故事中的小學生也改成了電影中的中學生,讓棒球運動交織青春期的反叛,迷茫和莽撞。故事背景是1984,那一年,中英簽署聯合聲明,香港回歸塵埃落定。時代轉折或許與沙燕隊隊員無關,始終他們的真正煩惱,其實是兄弟矛盾和迷濛初戀。

執導本片的陳志發是新進導演,在有限的資源下,已盡量還原八十年代的香港感覺。沙燕隊隊員就讀的學校位於沙田,電影的場景也充滿舊日香港味道,如兩位主角居住的天井型公屋,懷舊氣息強烈的波樓,而為彌補外景及道具陳設的不足,電影亦以當年收視熱話《新紮師兄》主題曲《伴我啟航》點題,貼近沙燕隊隊員經歷之餘,也強化故事的時代背景。

電影沒有明星加持,大眾最熟悉的面孔已是飾演校長的廖啟智。新人演員們的演出令故事更添真實感,演繹也更自然。《烈日當空》林耀聲飾演的謝志龍的沉默內斂,與老死范進威的衝動浮躁對比強烈,兄弟矛盾戲劇效果明顯。飾演范進威的胡子彤本身是香港棒球代表隊隊員,增強觀影趣味。電影以雨傘運動金鐘實景開始,更添今非昨是的欷歔。回不去的八十年代,總是那麼令人懷念。

《屍殺列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