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是我》


細水長流的感動|PS:一定要看

很喜歡《幸運是我》的tagline:「忘了一些事,忘不了一些情。」乾淨利落,道出片中兩位主角芬姨和阿旭的心事。看完電影再細味這兩句話,更覺說進心坎。電影的故事由忘記開始,談的其實是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忘記是電影的命題,惠英紅飾演的芬姨患了腦退化症,記起舊日風光但忘了當下。陳家樂飾演的阿旭從廣州來港尋找丟下他和病逝母親不顧的生父,念念不忘卻沒有迴響,只因生父選擇了徹底忘記,全情投入另一家庭。忘記還包括被社會遺忘,就像片中那神志不清,終日在街上浪蕩的花膠姐。

阿旭與芬姨兩個迷失的人偶然遇上,阿旭更成了芬姨的租客,同一屋簷下漸漸互相了解。惠英紅的母親本身患腦退化症,對病徵亦相當清楚,演起來得心應手是意料中事,而她也有這種本事,讓人一直被她懾住,時而固執時而可愛,把芬姨一角演得相當討好,相信能讓惠英紅成為明年金像獎影后大熱。

演繹腦退化症病人很容易流於表面化,可喜的是故事更着重的,其實是芬姨和阿旭兩個天涯淪落人的相遇相知。兩人的日常點滴,由看電視,食宵夜到去街市買餸,拍得很生活化,絕不離地。阿旭在社區中心當廚師,和他共事的阿甘(張繼聰)跳脫搞笑,張繼聰貫徹他一直以來的誇張電視式風格,卻略嫌喧賓奪主,反而飾演社區中心社工的吳日言和演阿旭生父的錢小豪更自然也更有驚喜。

全片最動人的,是阿旭和芬姨兩個毫無血緣關係的人如何互相扶持,發展出一段比很多母子更母子的關係。兩人情誼之真切,與阿旭生父的冷漠無情形成強烈對照。電影中出現的舊區日常,令我想起阮世生執導的《神經俠侶》中的灣仔。翻查資料,才知道本片導演羅耀輝原來曾撰寫《神》劇本,今次首次執導,體現他對社區的情懷和關注。忘記並不可怕,最重要的,還是珍惜人與人之間的緣份。電影不悲情也不煽情,平實中散發令人不住回味的感動,有如細水長流,實屬難得。

《C奶同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