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阿姨:潮爆大銀幕》九十年代的華麗


【九十年代的華麗|PS:可看可不看】

在這時尚界眾聲喧嘩,人人開個instagram把新衫著上身selfie就當自己是KOL潮流教主的年代,只能慨嘆真正的glamour和style買少見少。英國劇集《Absolutely Fabulous》中的時尚PR Edina與爛口老死Patsy經歷二十多年見盡各式fabulous大場面,姍姍來遲的電影版中,不想認老不肯服輸的Edina,早已被虛浮勢利的時尚界宣判死刑,想出自傳但出版社嫌她過氣,行頭繼續glam只是勉為其難充撐場面,有苦自己知。

《Absolutely Fabulous》的中文片名改得相當貼切,荒唐是這兩位auntie的DNA,為型為爆為威,她們無所不用其極,過程中的荒誕已難用常理形容。當然,看在時尚圈中人的眼內,兩位auntie的行徑其實可能正常不過,Edina那誓要吐氣揚眉重拾失地的打不死精神,甚至可以稱得上賺人熱淚。片中Edina那鑽石級PR光環早已消退成負資產,翻身的希望就是把Kate Moss羅致旗下。故事主線就由Edina錯手在派對上把Kate Moss推落泰晤士河開始,Edina捲入誤殺風波,然後她與Patsy及孫女逃亡上路出走法國南部,經過多場八十年代港產片式瘋狂經歷後,Edina和Patsy依然故我,而這也是電影的靈魂所在。無論她們有多無聊有多幼稚,總會化險為夷,最終總能繼續absolutely fabulous地活下去,總之就是我fab故我在。

電影由頭到尾毫無保留地荒唐,最極致的就是Edina和Patsy在法國南部逃亡時,得悉億萬富婆亦在城中,Patsy為分身家,索性貼鬚扮男人甚至與她結婚,劇情發展至此已全面失控,即使Edina與Patsy組合火花十足,也難挽劇本的粗疏。唯一可觀的,就是電影請來Stella McCartney和Jean-Paul Gaultier等殿堂時裝設計師過鏡客串,總算羣星匯聚。問題是與來自美國的《色慾都市》及《穿Prada的惡魔》相比,《荒唐阿姨》的英式幽默與諷刺以至時代感均不突出,要吸引一般觀眾入場頗有難度。完場後最大驚喜發現,倒是飾演Patsy的Joanna Lumley穿西裝扮男人時,竟然有點像黃韻詩。

《球王比利》 不人性也不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