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影評】《一念無明》:家庭和情緒囚犯的掙扎


余文樂在《一念無明》與曾志偉、金燕玲等好戲之人合作,演技特飛猛進,他今次更加成功入圍角逐金像獎最佳男主角名,認真厲害!他表示今次得到了很多人的祝福,相當開心,身邊的人都替自己高興,開心的原因是因為大家都為這部電影付出了很多,亦多謝大家的祝賀。

家庭和情緒囚犯的掙扎|畢明:不妨一看

《一念無明》是關於困局,環境的困、情緒的困,身心被囚,沒有出路,家庭從來是最多戲劇販賣的地方,而且傷毒入血,體內流着的盡是冤仇,偏偏折磨你最深的是至親,見血封喉。

暴躁的母親,鬱結的兒子,久病的她有阿東守在牀頭,但對生活和生命太多怨憤的她困在衰敗的身體,已不知如何活了,不想活了。一股恨萬丈仇都往兒子身上發洩,包括對丈夫、兒子父親的恨,那個逃避難題、逃避面對、放棄了家庭的父親,阿東也恨他,但他不要放棄母親,他不要跟窩囊的父親一樣,結果她的長期躁令他變了躁鬱,困獸鬥中兒子情緒沙包被母親打鬧至身心扭曲,悲劇意外發生。

精神病康復者阿東困在板間房,由他看不起的父親照顧,父親以典型loser的懦弱示範婚姻「受害者」的無奈,卻不知他逃避的困局把兒子綁了進去成為最慘的受害者,而從沒出現的小兒子是這個家庭囚牢的逃犯,他選擇生存、自由和自私。

如果家庭是一條繩子,故事把阿東和母親綑成一個死結,父親把自己解鬆不顧而去,細佬則把自己切割斷,免受牽連。

歧視、過去、性格,還把阿東的生存空間迫得更狹小,然而有時候所謂黐線的人比社會很多人更正常,只是大家把失常日常化了。佈局至這裏是縝密的,金燕玲把剛愎悽絕的悻然棄婦演得每個細胞也是恨和痛,曾志偉如常的交齊功課,可惜劇情和角色發展至這一步便再沒更深推演或更多的層次。阿東的前女友之出現,教會分享哭崩那場,更是冗長得尷尬而濫情,如果可以克制和簡潔些,瑕疵不會如此明目張膽。奧地利大導、康城得獎導演Michael Haneke說每一場戲,鏡頭要最遲一刻才進去,最早一刻走出來,就是只要精華,不要多餘的。

尾段曾志偉在社區中心又是不停長篇分享,戲都是靠講,不是演出來的,似廣播劇多過電影了。但余文樂在本片有飛躍進步是不爭的,他的堅持孝順,叫以為自救先要自私的想法站不住腳,叫他的爸爸知道,家人,是不可以輕易放棄的,一念,都太多。

一念無明余文樂畢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