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評論《我,不低頭》


為貧窮基層討回尊嚴|PS:一定要看

誰能逼我,屈我辱我?向來關注基層及社會邊緣族羣的Ken Loach,狠勁依然老而彌堅,在《我,不低頭》中控訴一個本應退休的木匠,如何因為政府官僚體制的僵化而走上末路。能逼死人,屈人辱人的,正是本來應該是人民父母官的政府。官方社福機構的責任在於為社會上處於弱勢的社羣提供協助和物質援助,解決他們衣食住行基本需要。然而,在《我,不低頭》中,我們看到的政府卻是處處與民眾對立。老馬有火的木匠Daniel Blake因心臟病而不能繼續工作,申請津貼卻一直被不同部門當人球般拋來拋去,美其名是按本子辦事,實情卻是本子早有潛台詞,但凡窮人彷彿都是罪人,被為難甚至歧視也因而變得合理化。

看Ken Loach的電影,就像看完一集又一集的英國社會新聞透視,明明是drama,但看來卻那麼真實,一切都是如此無分國界令人熟悉,有如紀錄片般帶觀眾投入Daniel Blake的處境。Daniel Blake申請援助處處碰壁,還被好心職員警告勿與荒誕制度抗衡,以免連僅餘的資助和尊嚴被一鋪清袋。

Daniel Blake對原則的堅持令人佩服,敢於挑戰僵化制度的勇氣也令人敬佩。他在審批援助的政府部門遇上獨力照顧一對子女的年輕單親媽媽Katie,為家徒四壁的他們製造家具,和Katie一家成了另類家人互相照顧。同樣被體制為難的Katie餓得只夠錢買食物給子女,而自己卻幾乎餓暈,在食物銀行中她不能自已,狼吞虎嚥驚動全場,全因她實在餓得太久,甚至連回家才開罐頭的時間也等不到,尊嚴終究敵不過飢餓,難以想像卻又那麼殘酷,令人慨嘆。

《我,不低頭》一眾角色不但被貧窮和偏見所困,Daniel Blake的精神病亡妻及Katie情緒問題兒子,才更是邊緣中的邊緣。Daniel Blake是典型硬漢,但提起亡妻生前點滴,那份哀傷也叫人動容。在英國《衛報》看到關於這部電影的報道,原來食物銀行一場戲中輪候登記的並非臨記,而是真的在那裏等候拿取食物的基層人士,只是拍戲報酬就只能以餐券代替,以免他們被政府部門刁難。現實往往比戲劇荒誕,這個世上,還有千千萬萬被忽視及遺忘的Daniel和 Katie。

PS評論《我,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