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影評】《情繫海邊之城》:人如何消化最深度的痛和罪咎


人如何消化最深度的痛和罪咎|畢明:不妨一看

 

這是一部很痛很痛的電影,痛到一個地步是你不會喊痛,卻任痛像無間地獄一樣不止地把人掏空,只餘軀殼。《情繫海邊之城》的Lee,五臟六腑好像沒了,七情六欲只餘恨,悔恨的恨,他是一條充滿冤屈的行屍走肉。

片首一開始,你便知道Lee是個唧都唔笑,打着一份刻板的工、木口木面認為全世界都欠咗佢的人,他anti-social,脾氣有點躁。慢慢你會發現,他是天生人性缺陷,還是有太多不能話的故事。其實,稍為倒序一下,便會知道他曾經開朗,曾有妻有兒有生氣,卻不再了。

由懂得笑到沒生命力一樣活下去,原來有太悲慘的事:他有少少大意,間接釀成火警,一夜之間,三個仔女給燒死了。家破人亡,老婆火海生還,怨他怪他離婚收場。間接燒死了可愛的小孩子,有一個還是BB,從此,他不懂得如何活下去了,你懂嗎?他選擇自絕於天下,放逐自己,罪咎感每天折磨他及餘生。連為剛死去的哥哥照顧未成年十六歲兒子對他都太費力。他每天都還在和自己過不去,痛不欲生地和悲傷和內疚搏鬥。導演用人物性格帶動故事,不走肥皂劇煽情路線。慢火煲出Lee因創傷造成的permanent damage。看生命之劇痛,他只夠氣力獨活,只夠空間困死自己,沒有方法逃出來呼吸正常空氣,不是不想,是太痛,他不懂,他也沒本事。大概好好活下去對不起死去了的孩子。

冷冷的故事,姪兒的角色沒有充當他死去的兒子,旨在凸顯他的無法修復,無法再正常運作。為什麼要說Lee的故事:就是要看人如何消化傷痛和罪咎。與其把兩樣東西都internalized,無法排遣,偶爾藉脾氣爆發洩洪,還是好好面對、接受、走過去?他認為自己走不過。痛,在片末達到極點,他前妻以過來人的重生,向他示範沒有罪咎的人終再婚生子活過來,但她有份加重過他的痛,原來導演要說生命無常,輕輕的未必替Lee普渡,至少叫看官知道吃人的傷與罪不可沉溺,放不開的還須放開。

畢明評論《情繫海邊之城》畢明情繫海邊之城manchester by the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