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沉默》


困難的信仰|畢明:不妨一看

你到底是向上帝禱告,還是向沉默祈禱?

宗教到底是什麼回事?信仰到底是什麼回事?在堅定與懷疑之間,在迫害和肉體酷刑之中,上帝是容許他的信徒苦受這些試煉,還是這個祂根本不存在,視而不見?

馬田史高西斯今時今日不再需要證明自己,選擇了一個近年最不商業、最不顧慮市場的題材,古代日本封建極權,到底是如何排除和殘害外來的宗教異己。

掌權的要有話語權,思想控制權,容不下外來的天主教傳教士和宗教,成為了日本子民心靈的王,於是用盡一切方法鎮壓迫害,思想上侮辱、肉體上殘害,屈打成猶大有之,屈殺成殉道者多的是,能扭曲信仰最堅定的那個傳教士源頭,等同否定了整個天主教的存在及明燈。

善用自然環境及環境聲音,去烘托信教之難、泥濘、險嶺、礁石、長途傳教和不人道匿藏的骯髒、飢餓和不文明,所有不足為外人道的折騰,都是信仰的考試;環境的戛然無聲,沉默無名為情緒製造最大的不安。無聲,與被遺棄的孤立,動搖也侵蝕人的意志。導演不惜多費筆墨,甚至冒上拖滯的險,一而再強調吃得苦中苦,聖人都有極限。

在壯烈犧牲和選擇性屈服之中,本片反思的不是沉默,是doubt。信仰最忌信不夠,「不要怕,只要信」,但眼前的虐待是超越人體所能承受的,史高西斯要我們都問:我再堅定,有沒有價值。為了問這問題,背後其實說宗教不是考驗信仰之堅定,還考驗人性的醜陋、權力的醜陋、沒有宗教自由的醜陋。

在精細和高技巧的拍攝中,它刻意沉重、用力受苦,彷彿要逼看官也質疑自己。沒有人可以解釋上帝的沉默,為什麼祂默許一切災難,但人可以用信仰去養自己的心,接受有時上帝的沉默是信仰一部分,自己能夠善,能夠受疑惑中不動搖,形式上的背叛,根本不重要。懷疑是關於自己,信仰是關於祂。

【影·評】《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