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影評】《流亡詩人聶魯達》:鏡子和影子對比對弈


鏡子和影子對比對弈

 

「能看到這電影真是幸福」。這是《流亡詩人聶魯達》播映完畢一刻我的感覺,不是所有好電影都能令人看過後有幸福的感覺,當然很多作品甚至連好電影也談不上。

但本作睿智而優美,在劇本和佈局,架構和畫面方面,看它都是享受。明明真人真事,說著名智利詩人的流亡故事,卻巧妙地創作出一個以追捕他為畢生榮耀及任務之警官,於是兩個角色形成雙雄對壘格局。詩人VS警官,一文一武、一實一虛、一正一反、一逃一捕的貓捉老鼠戲軌。

有趣的人物佈陣,鏡子同時是影子的兩個主角互相對比又雙反雙成,也要看確立二人性格的手法是否高明,才可成功建立可觀性。聶魯達的自負、左膠、聰明、魅力,看他在不同的場合,不論是逃亡前後,在羣眾中、在家中、在獨處中,都是躊躇滿志,胸有成竹的。別人眼裏,他是個傳奇,自己眼中,他是個不畏強權的藝術家。似乎創作和民主的共同敵人,就是政治高壓,他清楚自己在強權欺壓中會聲望更隆。

當流亡中的聶魯達活得近乎風騷華麗,另一端一步步緝拿他的警官,反而活得更像逃犯。為了追捕這個受愛戴著名詩人,他愈來愈活得像孤狼一樣,在斗室,常孤絕,反而被迫害的人更在陽光中,除了不是絕對自由,聶的意志自由,沒有成為權力的棋子或奴隸,被囚禁在政治氣候中的是警官,聶是自己靈魂的主人。

貓和老鼠,後者反客為主,警官似為了詩人而活,沒有了詩人,警官便什麼都沒有,什麼也不是。導演微妙地以時空並置,把兩個沒遇上的對頭人像唱山歌般對唱對弈,叫人拍案是警官對追捕的沉淪,令他和詩人有着類似小丑對蝙蝠俠的「you complete me」,病態也浪漫,叫這雙雄片的人性及權力反思更耐味。有槍有權的高牆警官,反而喪家敗犬,無權有理自由自我雞蛋詩人,反而壓迫中有生天。

■ 畢明評語:一定要看

《流亡詩人聶魯達》畢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