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影評】《惡女》‧痛快淋漓兇暴極致


痛快淋漓兇暴極致

 

韓國電影的暴力從來凜冽,2003年朴贊郁的《原罪犯》平地一聲雷,與其後他的多部復仇系列片鑄成韓國電影新經典。韓國新進導演鄭秉吉執導的《惡女》,擺明以血腥動作掛帥,把兇暴美學發揮至極致,金玉彬飾演的殺人機器淑熙就如《Kill Bill》遇上《Nikita》和《Lucy》。墮落花好打得,但注定不能殺出個黎明,只能踏上孤寂而悲壯的不歸路。看電影時想起《原罪犯》,全因片首的打鬥場面就在破舊大樓內上演,鏡頭運動明快,淑熙手起刀落,在狹長的走廊裏以一敵眾,場面設計可說是向《原罪犯》致敬。不同的是片首的十分鐘打鬥戲全以淑熙視點出發,觀眾就像代入她的視線來過關斬將,猶如走進打機世界的不同場景和level。打完這部分的大佬,電影才算正式開始,淋漓痛快。

《惡女》的故事很簡單也很曲折,淑熙自小被犯罪集團首腦李鐘尚(申河均)訓練成為冷血殺手,長大後的淑熙為報殺夫之仇單人匹馬狂劈,被捕後為韓國情報部門發現,並招攬她為特工以換取自由。故事背景設定簡單,再來回穿插淑熙與李鐘尚的關係,揭開二人之間的複雜恩怨。負責暗中監視淑熙的情報人員賢垂(盛駿)與淑熙戲假情真,約會表白場面雖令原本冷峻暴烈的電影風格突變典型韓劇,可幸也是點到即止。

飾演惡女的金玉彬以《饑渴誘罪》的演出成名,和申河均在該片中已合作過。淑熙的角色背景和心理狀態都鋪排得十分細緻,觀眾也能從金玉彬的演技看出惡女是如何被煉成。電影最精采的,當然還是充滿心思的動作設計。由電單車圍堵到公路巴士追逐,足以讓觀眾透不過氣大感刺激。有趣的是片中情報機關和淑熙被安排特務訓練時所住的房間都掛上十字架,是意味她憑當特務而得到救贖,還是暗諷韓國政治與教會勢力密不可分?和《饑渴誘罪》或許多韓國電影一樣,教會及其代表的勢力,總是充滿耐人尋味的解讀和批判空間。

 

■ PS評語:不妨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