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影評】《戀愛病發》:毒活之排毒是岸


毒活之排毒是岸

sunny-suwanmethanont-and-davika-hoorne-in-freelance-ham-puay-ham-phak-ham-rak-mor-2015-large-picture

毒男毒到一個點,如果不矢志排毒,會毒發身亡。工作也是一種毒,如果你人生只有排山倒海的工作,千絲萬條的死線,令你長年累月日以繼夜的趕工、OT、不休不眠,這種「毒力拚搏法」,積毒變成累積獎金,追你本利歸還,以身體出現各式大小病變先收些利息,你不正視惡毒再變本加厲將你擊潰,這,就是《戀愛病發》的警世故事。

翁作為freelance平面設計師,過的是非人生活,基本上,他一天工作廿八小時,沒有朋友、親人、社交、興趣、假期,直至一天身體出了狀況要去看醫生,又暗戀了醫生,毒入高肓的生活才稍為找回生活的味道和起色。電影與其說是戀愛病發,不如說是「生活毒發」,因為暗戀醫生,才令他好好依照醫生開的藥方:休息、運動、注意飲食、公餘去消遣,對,要有「公餘」。其實是撥亂反正,撥失常反正常,我們都忘了正常。

幽默是基本湯底,加間中賤格抵死的心底話,平添戲劇,自嘲和punch-line令觀影經驗更加可喜,泰式幽默和節奏從來是只此一家。

這是笑着臉給廣告人、平面設計師或任何日以繼夜工作、廢掉了生活廢掉了身體的人的苦口藥,通過翁的滿身皮膚怪疹,透支身體到毫無底線,又只不過狠下心改善工作/生活作息,果然慢慢令身體好轉,證明了回頭有岸,問題是病發你願不願意醫,醫,就是改變;病,就是警鐘。

通過一次死過翻生,翁的生活是一次普渡眾生,他人生廢得接近了「毒到死」階段,自己想像的喪禮那麼荒蕪,也呼應着片首他參加死黨父親喪禮還要在靈堂上工作、借Wi-Fi的荒謬與不可救藥。喜劇包裝,警世藥方,這是當頭一棒,潑醒「自由工作者」泛自由幻覺症候羣的冷水。少自以為是了,自由是你可以say no,可以推job,可以說夠了我不做,而不是接吸血job,拚命做到面無血色用三天去完成需要花七天做的工作。Freelance如果做到像奴隸一樣,其實不free,醫治身體和生活中毒,靠釋放自己,去活去戀愛,free才是解藥。

■ 畢明評語:不妨一看

畢明戀愛病發Heart Attack影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