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影評】《求生走佬Family》點心式災難反思,好自為之


點心式災難反思,好自為之

 

發電廠短路終導致台北多處停電。

十號風球天鴿令澳門斷水停電。

德州、佛羅里達州,正因颶風暴潮停電癱瘓。

看《求生走佬Family》之後,世界不同文明城市(至少一定不是落後山區),相繼發生非常嚴重的斷水絕電大災難。原來設想出來的絕境求生戲劇,可以離我們不那麼遠。

東京的鈴木先生一家,本來是最典型平凡的四口,未算父慈子孝,但男主外女主內,仔女都是最現代的手機族中學生,與父母關係疏離,對大自然沒有感覺,城市才是他們認識的世界,也是他們狹窄的世界天地觀之範圍。

一天,文明忽然崩壞,多的不說,只是停電絕水,如何生活?班上不了、學上不了、飯煮不了、衫洗不了,就連汽車和固網電話也沒電,莫說上網,城市已經差不多活不了。已經足夠上演一場發人深省的「世界末日現代啟示錄」。

你以為不過是一時,最多數小時,頂多數天便可恢復文明,供水供電,但如果是無了期呢?你會放棄廿多樓冇電梯直達的家園,以人肉腳力離開「死城」,找食物水源求生嗎?

又是一場自然VS文明的思辨。當文明死了,大自然安然無恙,地球安然在轉,人類如何自處?車死落地行,靈變找生機,一家大細迫出另一種生命力和親厚感。認識大自然,放棄不必要的物質,一一都在思考現代人過度倚賴科技,以致脫離人倫、脫離自然,一旦突變幾乎全面淪陷的事實。

災難片本身,就是反思危機下建制有沒辦法處理過渡,更進一步的外星人襲地球、喪屍等災難電影,更明顯寓言文明潰敗的可怕,反映「喪失人性」之下的恐懼和焦慮。為生存,人吃人,背叛、出賣、自私種種卑劣都會發生。本片卻是仁慈和輕手多了,沒有水電,東京人基本還有秩序,沒有你死我亡適者生存血淋淋。偷盜人家的水,不過為了自己的BB,以物易物交換資源不過顯示奢侈品如名錶的無真正價值。最大的怪獸,不過是基本溫飽之需。

「小小」一場考驗,讓一家人經歷生死險境,反思簡單鄉郊生活的自給互助,說穿了,生活並非那麼難,導演給城市人的災難和反省,純屬小小意思,唔成敬意。

 

■ 畢明評語:不妨一看

求生走佬Family畢明影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