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推介】《逆權司機》惹港人共鳴 宋康昊強權下誓不低頭


  • 金萬燮的生活很簡單,就是賺錢養家,對於民運他毫不關心,甚至覺得是阻礙生計的絆腳石。

  • 一開始金萬燮十分反對這場冒險的採訪,更有感被Peter瞞騙;而柳俊烈(左)飾演的,是這場民運中的大學生,義務為Peter翻譯。

  • 知道有「外援」,民運學生都感到相當興奮,如得神助。

  • 光州遭到封鎖,通訊裝置被切斷,所有出入口都設防重重,進去難,回來更難。

  • Peter和金萬燮靠光州同胞得到不少幫助,現實中當年民運期間也沒有發生過一宗劫案,十分團結。

  • 金承必的出現,不多不少補充了外界對金士福的印象,也提供了不少資料和證據,包括這張珍貴的合照。

  • 事發當時,金承必已經是位廿二歲青年,憶述起當天爸爸回家仍然記憶猶新。

  • 已故的Jürgen Hinzpeter當年成為政府的眼中釘,曾因再度採訪韓國時被帶走嚴刑拷問,導致頸部及脊椎骨受傷,造成永久傷害。

  • Jürgen Hinzpeter的遺孀、韓國現任總統文在寅和宋康昊一起觀賞《逆》片,是文在寅就任後首次出席的文化活動。

由「國民影帝」宋康昊、德國演員 Thomas Kretschmann 等人主演的《逆權司機》在九月廿一日香港上映,此片在韓國已經掀起極大迴響,不但觀影人次突破千二萬,成為韓國史上票房第九位,男女老少一致好評,就連現任總統文在寅也公開支持前往觀賞。電影影響力甚至延伸至政治,國防部部長宋永武宣布成立為期三個月的九人特別調查委員會,徹查當年「光州民主化運動」軍方暴行,有望改寫歷史。

如此有影響力,皆因《逆》改編自真人真事,以八〇年五月十八至廿七日期間發生的「光州民主化運動」作為背景,這是一場用血肉走來的民主革命,對日後韓國的發展影響深遠,至今仍不時帶起爭議性話題,相關的影視作品多不勝數。即使如此,《逆》並未有硬梆梆的把沉重歷史說教搬上銀幕,加插不少輕鬆情節,為電影「調味」。此外,片中不少情節畫面都能勾起港人對「六四民運」和「雨傘運動」的回憶,也是必看原因之一。

一九七九年,時任總統朴正熙被暗殺,結束了長達十八年的獨裁統治,全國民主抗爭一觸即發,代任總統崔圭夏有名無實,擁有最高軍權的全斗煥下令實施戒嚴,惟光州仍有大規模示威運動,於是全斗煥出動軍隊武力鎮壓,跟屠城別無二致。消息遭到封鎖,德國記者Jürgen Hinzpeter(Thomas Kretschmann飾,下稱Peter)聞風冒險前往漢城,打算進入光州揭露當地實況;金萬燮(宋康昊飾)是一位再普通不過的的士司機,獨自撫養十一歲大的女兒,聽到有人肯出十萬圜(約七百港元)包車前往光州,剛好能抵銷欠下的房租,他立即搶截這單「大生意」,卻沒想過會捲進一場巨大的歷史漩渦。

共同進退

進入光州後,金萬燮方知道當地劣況,本打算走為上着,但眼見手無寸鐵的學生、老人和無辜的同胞被戒嚴軍毆打甚至槍斃、軍政府抹黑人民將事件定義為「親共暴徒內亂陰謀事件」。即使如此,當地人民仍為抗爭團結一致,為了令外界得知光州的情況,大家都冒死協助 Peter 順利採訪以及避開軍政府的狙擊,目睹一切的金萬燮開始感受到「要讓大家知道真相」的使命感,跟 Peter 共同進退。

這份使命感,主角宋康昊也切身的感受得到。他早前接受韓媒訪問時提到,他曾經推掉過劇本一次,對於政治因素絕不在考量範圍內的宋康昊,拒絕和決定接拍的原因,同樣來自對這段沉痛歷史的承擔,「光州事件對我們來說是非常痛的現代史,我也會害怕『宋康昊』這個演員究竟能否擔當得起這角色?究竟能否做到不讓觀眾失望?雖然這並不是什麼不好的負擔感,但我的確曾因此拒絕出演。但之後故事在我的心中一直沒有離開,反而時間愈久愈發深刻,應該是被作品帶着的意義和能量刺激到吧,想把那份熱烈情緒帶動觀眾的心就變得更懇切。」這番話,出自一三年曾因出演《逆權大狀》被列入文藝界黑名單封殺的宋康昊口中,不禁讓人感嘆「不愧是國民影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原型人物

電影中 Peter 憑着金萬燮給的假名「金四福」屢尋故友不果,二人關係就像斷線風箏。現實亦的確如此,原型人物 Jürgen Hinzpeter 去年一月廿五日辭世,大眾都慨嘆 Peter 畢生心願始終未能實現就從此天人永隔。

而事實上,金萬燮的原型人物並沒有欺騙 Peter,他真的叫「金士福」(韓文中「四」跟「士」同字同音)!電影上映後,金士福的兒子金承必終於站出來為逝世多年的父親發聲,現年五十九歲的金承必憶述爸爸是位酒店的士司機,當年經歷光州事件回來的第一句話是「怎麼能這樣殺害自己的同胞?」原本戒了酒的金士福精神萎靡,終日借酒澆愁,最終驗出肝癌並於一九八四年離世。此前,除了「金四福」三個字,大家都無法得到再多關於他的資訊,這次總算揭開這位無名英雄的神秘面紗。

 

■ 撰文:嚴嘉慈

逆權司機金四福宋康昊光州民主化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