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影評】《解憂雜貨店》:奇幻太多削弱感動


奇幻太多削弱感動

日本暢銷作家東野圭吾向來擅寫推理犯罪題材,《解憂雜貨店》是他首部溫情奇幻類型作品,看小說時我也深受故事主角的曲折經歷打動,知道電影版要上映時也滿心期待。或許期望過高,看電影版後卻有點失望,皆因拍出來的效果略嫌煽情。橋段本身感動,卻可惜不夠時間鋪排,觀眾忙於處理來回跳躍的不同時空脈絡,難免削弱對角色的同情和投入感。

電影由三條故事線穿梭發展,劇情橫跨1980、1988及2012三個年代,1980年的浪矢雜貨店店主浪矢雄治,除了賣日常用品也為小鎮居民排難解憂,只要把煩惱寫下投入店外信箱,便能收到他的回覆。故事在虛構的「時越市」發生,呼應片中時空穿越這重要命題。因為時空在期間限定的一夜交錯,令三個年代的三組人物透過寫給雜貨店店主的信而遇上。1980年的失意音樂人猶豫應否放棄夢想繼承家族魚店生意;1988年的迷失少女對人生前路感到茫然;2012年,三個在孤兒院長大的年輕人意外闖入早已荒廢的雜貨店,收到來自1980年的來信,揭開三組人物之間命中注定的緣份。

選擇是電影的命題,三組人物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徘徊,幫助他們看清全局的,正是雜貨店店主。2012年的少年代店主回覆1988年迷失少女的來信,1988年的店主好奇自己的解答能否為苦主們找到光明,來自未來的答案影響了當年主角的命運,然而由於多個角色之間的關係錯綜複雜也互為因果,篇幅所限之下,難以深入刻劃不同時空下每個角色的性格。在《搵鬼打官司》中飾演搞笑冤魂的西田敏行飾演雜貨店店主,看破世情但卻放不低自己的心結,可惜這部分的描繪也是點到即止,未能充分體現當中的遺憾。

片中雜貨店所在的小鎮散發濃烈的懷舊氛圍,佈景道具及人物造型均十分細緻。雜貨店店主為居民解答疑難,小鎮居民守望相助的精神,也儼然成為只存在於舊時代的回憶。時代進步人心失喪,日本社會舊日的美好,只能在影像中緬懷。

 

■ PS評語:可看可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