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 Lang 《The Chopin Dance Project》 Sony 048 9197


美麗不可方物

郎朗不止是pianist。他是這舞蹈項目的藝術指導。郎朗:「很久之前,我已經有將兩種表達形式——音樂和舞蹈——平等並置的想法;導致我跟編舞家Stanton Welch與他的舞者合作。對於在鋼琴上表達情緒的方式,我沒有什麼預先計劃。但是當我看到舞者移動,感覺他們是如何被音樂與編舞啟發,我感應到,我和舞者的感受一致。」蕭邦是很難彈得好的。很少國際級鋼琴家可以不看着鍵盤/自己一雙手,眼睛觀看着舞者,而依然提供高水平的蕭邦演出。郎朗做到了。從舞蹈層面,音樂的拍子倘若飄忽,是不大可能保持舞步跟music完全同步的。可是彈奏蕭邦,毫無彈性速度處理是不行的。在這兒,舞蹈跟music完全同步!編舞與跳舞的,都superb。郎朗與舞者「對話」。劉志剛

Shinhwa《We》 ShinCom Entertain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