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red Schnittke《Symphony No.1》 Melodiya MEL CD 10 02321


Funny

冷戰時期,真正有國際影響力的蘇聯作曲家,僅「老蕭」和施尼特凱,都曾參與電影配樂工作。Schnittke在《我相信》拍攝期間,與劇組看了極多紀錄片,他謔稱很有拼貼味道的第一交響曲為「反交響曲」:從中世紀的末日經到葛利果聖歌的聖哉經旋律,由蕭邦的葬禮進行曲到柴可夫斯基鋼琴協奏曲、施特勞斯「維也納森林」華爾茲……在這作品面前,Charles Ives與Berio的拼貼都變得小兒科。龐大樂隊每一種樂器,作曲家都挑戰它的極限。小提琴solo與小號solo分別進行jazz式即興演奏。樂譜本身有choreography成分,有類似海頓「告別交響曲」的表演方式。可能有點「奇怪」與混亂,但其實它是想像力與巧思下的構造,幽默俏皮。而Rozhdestvensky的版本肯定是最好的。劉志剛

Carreras Domingo Pavarotti《In Concert》Decca 4788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