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評


今晚睇邊個岑傲明

自從無綫和最大媒體翻臉,很多節目無聲無息結束,例如上月總決賽的《超級巨聲4》,大眾說不出一位參賽者的名字,冠軍鄒旻諾唱歌再有特色,媒體寧願報道《我是歌手3》誰沒飆高音出局,因此,無論風評好壞,《今晚睇李》已是近來最大迴響的綜藝節目。

迴響以批評居多,主要集中於抄襲,包括抄襲美國長壽夜間節目《Late Show with David Letterman》和《The Tonight Show》,但就如李思捷於節目澄清:「我不是抄Late Night Show,而是做Late Night Show。」Late Night Show是節目類型,類型沒有什麼抄襲不抄襲,無論佈景設置長桌,現場安排樂隊演唱,也不過類型特色,當然,特色不包括遊戲類型和節目標誌配色,雞蛋遊戲和節目標誌巧合地相似,李思捷責無旁貸。只因,李思捷不單是一個主持,還頂着監製的頭銜。

監製作為一個節目最大權力兼最大責任人,強如David Letterman也不是自己做監製。李思捷名副其實台前幕後話晒事,邀請嘉賓也用自己的人情牌,情況如王祖藍參與《老表,你好嘢!》,沒有王祖藍何來王菀之和張繼聰?不過,即使是王祖藍也沒有在《老表》系列正式落名,李思捷是第一人。

王祖藍曾經得到一個機會,李思捷現在得到一個機會,但兩人取向不同。《老表,你好嘢!》迴響大,很大原因是內容涉及中港矛盾,就算處理手法過於和諧,但起碼這是無綫平常不敢觸及的敏感題材,也有一直欠奉的本土化和在地化。不同王祖藍是屋邨仔,李思捷是移民加拿大的回流鬼仔,有別王祖藍的本土化,他沒有發揮創意,破舊立新,而是一心圓夢,務求在維基百科的Late Night Show版面寫上《Sze U Tonight》。

引入新形式節目是好的,起碼不用獎門人到永遠,但是,這類夜間節目風行已久,難道香港電視人沒有想過引入?還是研究過引入的可能性,最後覺得不適合?觀眾沒有歐美觀眾睿智幽默,因此不能搬字過紙。《歡樂今宵》的原型是《In Melbourne Tonight》,不過由單一主持變成眾數主持,節目氣氛是香港觀眾最喜歡的熱鬧,變為充滿本土意識的節目,《今晚睇李》最本土就是香港夜景做背景。

《歡樂今宵》偏向多元綜藝,亞視《今夜不設防》偏向訪談,但由香港三大名嘴黃霑、倪匡和蔡瀾風花雪月,很有看頭。無可避免地,Late Night Show的成敗關鍵是主持人的個人魅力,李思捷在《玩嘢王》玩嘢就叻,問題是他是否有足夠個人魅力叫觀眾今晚睇「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