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評


人人都是主角岑傲明

兩年前,港視在政總集會爭取發牌的最後一夜,現場十二萬人,大台設於未封閉的公民廣場,人四處。當日從添馬公園望向立法會後大銀幕,首次看到《夜班》預告片:「一切故事始於黑夜、終於黑夜。」從題材的獨特韻味到影片呈現的夜香港,驚為天人,期待最高,惋惜這樣的作品未能在免費電視上播放,蒙嘉慧那句「為什麼政府不讓我們進步?」在心中迴盪。

《夜班》是港視購流動牌前最後一齣劇集,開拍到一半遇上發牌風波,港視裁員,拍下去還是不拍下去?王維基拋出問題,而總導演決定拍下去,工作人員以散工形式開工,曾是港視最後一劇,曾擁有港視最後一個開工夜,而港視再復拍已是後話。

幸運或不幸,港視轉搞網購,劇集以落雨收柴式播放,《夜班》作為尾二出街的劇集,未得益於《三面形醫》收視反彈,關注度不及兩年前幾乎難產之際,但香港首齣全夜景拍攝的劇集總算重見天日!

談論劇集之前,說說編審鮑偉聰。他參與《壹號皇庭》系列、《天地》系列和《男親女愛》,但相比編劇身份,更為人熟悉是他擔任商台《光明頂》的嘉賓主持,他同時是專欄作家,在網媒發表時事評論,著有《生曬電視劇》系列講電視台逸事。編劇常被人詬病為閉門造車,但鮑偉聰可謂瓣數甚多。

港視廣納人才時,鮑偉聰加入港視,作品有《來生不做香港人》、《惡毒老人同盟》和《夜班》。三齣劇集劇種不同,但也有相似之處,呈現了鮑偉聰風格,就是現代都市男女和黑色幽默,但《夜班》比另外兩齣電視劇更偏門和風格化。

談到全夜間拍攝電影必想起《PTU》和《旺角黑夜》,都是發生在香港一個晚上的故事。《夜班》集合兩齣電影元素,包括警察、黑幫和妓女,官方說法這三條線路以林文龍、姜皓文和湯怡為主角,但並非如此。

鮑偉聰坦言靈感來自講述美劇《三更急先鋒》,此劇描寫警察、消防員和救護員返下午三點至晚上十一點更的日常,他更貪心,《夜班》包括許多夜班工作都市人,如衝鋒車沙展、神經老差骨、夜總會大學生燈頭、便利店店員、黑社會大佬、黑社會打仔、新紮救護員、貨車司機、墟市小販和義工等。創作人選擇多線發展,有交錯有獨立成章,看似沒有主角,但誰都是主角。這種處理於電影不罕見,但少見於電視劇,十一集說短不短,多線發展如何維持追看性是難度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