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事之秋


《使徒行者》來到結局周,坊間好評不絕,比《忠奸人》毫不失色。承接《學警狙擊》和《潛行狙擊》,《使徒》玩臥底玩得徹底,首次以眾數寫臥底,不是每個臥底也是天生的Laughing,他們會迷失會掙扎,但游離之後的決心更可貴,他們聯手對抗黑社會甚至幕後金主,題材大膽觸及新界收地,警官、黑幫和商人勾結,竟然有《復仇者聯盟》和《20世紀少年》的即視感,十分熱血。

無綫熒幕前熱血,熒幕後正正相反。無綫三季度業績下滑,宣布裁員五十人,兒童組幕後全數被裁。

這是多事之秋;古人多在秋季興兵,每年秋天,電視業都風起雲湧。二〇一一年九月,王維基挖走無綫電視幕後人員,無綫損兵折將大幅加薪留人;二〇一三年十月,港視申請免費電視牌照被拒,電視人走上街頭抗議黑箱作業;這個秋天無綫裁員,正正是港視發牌失敗的後遺症。

無綫獨大,向來視員工為糞土,呼之則來,揮之則去,反正不打東家沒西家,但情況於王維基出現後得到改善,員工薪酬待遇終於跟市場接軌,無綫也願意增加製作費提高節目質素,更大破慳囊購買世界盃重振大台威勢。

政府不發牌予港視,甚至阻撓流動電視,令有線和now這兩個獲牌機構按兵不動,有牌等於無牌。預料之中的競爭沒有出現,無綫再沒有奮發向上之理;世界盃不益街坊,精采賽事要收費;為了整靚盤數,播映膠劇《西遊記》;現在無綫對員工狠下殺手,無視員工血汗與生計,不過是故態復萌。

半澤直樹名言:「部下的功勞上司佔為己有,上司的失敗是部下的責任。」公司賺少了錢,永遠不是管理層決策失誤,永遠不是管理層高傲自大,得罪互惠互利的合作夥伴和米飯班主,反而是小員工當災。

大企業沒有自省過,他們不是少賺了錢,而是一直多賺了錢;他們賺取巨額盈利,不過是受惠於壟斷,觀眾無得揀,廣告商無得揀,員工無得揀,因此有恃無恐,漠視市場薪酬水準,漠視節目製作資源,壓榨成本而慳回來。

無綫員工起義,發起黑衣行動,默哀無聲抗議,但管理層會動容嗎?還是另一則消息影響力大!前無綫主播李燦榮在面書披露,有可靠消息指亞視已經賣盤,正等待審批,買家姓名有「木」。一直有傳楊受成買亞視,跟「木」不謀而合,消息孰真孰假,截稿日尚未清楚,就算賣盤了,亞視能否成功續牌,也是未知之數,不過,有競爭總好過沒競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