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岑傲明


今年台慶月,無綫遇香港雨傘革命,作為媒體,只需政治中立報道,誰知依舊是非不斷。純粹畫面描述「拳打腳踢」被刪引發新聞部聯署;聯署後新聞內部會議聲帶曝光,全城聽見新聞部總監袁志偉「蛔蟲論」,引致總經理李寶安龍顏大怒;三名記者攝影師採訪造勢大會受襲,員工自發聯署譴責暴力,但綜藝部總監余詠珊個人表述「反公司論」,據引述,她的言論提及參加聯署會影響花紅甚至革職,嚇得最少二十多名員工退出聯署。

社會分裂,非黑即白,非藍即黃,身份尊貴如田北俊不能倖免,連公允評論也不容許,保持中立談何容易?「拳打腳踢」是客觀描述,但用詞對警察不利,就揚言包圍電視台;沒有包圍電視台,就索性包圍記者,扯領帶扯眼鏡扣留攝影機;「譴責暴力」是普世價值,不應有黃藍之分,無論黃暴力還是藍暴力,通統應該譴責,卻落得「反暴力=反公司」的嚴重指控!

無綫及港台記者於十月二十五日採訪遇襲,港台即日暫停採訪有關團體,無綫於十月二十六日嚴重譴責事件,去信行政長官及警務處長,促請政府及警方全力調查,同日,員工聯署上載Facebook,無綫迅速回應聯署,表示聯署「對暴力說不」和「支持前線記者」兩點跟公司立場一致,但礙於事件在調查當中,加上新聞部編輯自主,對聯署「暫停採訪有關團體」的建議有所保留。

無綫於聯署發表當天已有官方回應,但余詠珊於兩天後才就事件作「個人表述」?私下在Facebook以前輩和同事身份向聯署發起人作溫馨提示還可理解,但以總監身份開會向監製和編審施壓,又應該如何解作「個人表述」呢?

一切源於新聞部聯署及內部會議聲帶外洩,令無綫處於極敏感狀態。偷錄是調查報道的慣常手段,簡單報道如傳銷騙局,記者都要假扮員工,偷錄無良僱主罪證。現代媒體理論,新聞工作者作為第四權力監察政府,若然無綫新聞總監真有自我審查,此事涉及言論自由和重大公眾利益,凌駕於上司下屬關係和員工保密協議。

無綫似乎不了解真正的新聞編輯自主,把新聞部聯署演繹為員工以下犯上,把聲帶外洩演繹為反公司行為。余詠珊使用字眼「指指點點」,正是李寶安回應傳媒關注組用過的字眼。據報,有監製聽完余詠珊的個人表述後,向聯署員工照肺,各階層揣摸上意、自我審查,這是從上而下、一層一層的白色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