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賣菠蘿包


十一月十九日是無綫台慶日,傳聞中是六叔邵逸夫生日。在電視撈飯時代,台慶是節日,電視迷不約朋友外出,或是約朋友看直播,即使近年,台慶仍是數一數二的高收視綜藝節目,難怪去年網民針對台慶搞熄電視運動,無綫誓死守住收視底線。

隨着六叔離世,今年十一月十九日不但是六叔首個生忌,從此這個日子也多了一個意義,就是香港電視開台日!

難怪乎HKTV輕易取代亞視成為無綫眼中釘;王維基以清空無綫幕後的方式挖角,用「香港電視」自居挑戰「香港一哥」自居的無綫,他僱用無綫舊班底但實行「去TVB化」,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他把員工比喻作野生動物回到大草原自由奔騰,變相把無綫貶為困住創意的動物園,魔童每着棋都追着無綫來打。

無他,在商言商,無綫到處樹敵,從傳媒到網民,打無綫能夠收最大的宣傳之效,他選擇無綫台慶作開台日,比其餘三百六十五日更有話題性。

拿不到免費電視牌照,流動牌得物無所用,港視沒有留住人才,搞網購向股東交代,現推出OTT電視服務,把兩年存貨陸續推出,可說是置之死地、盡地一煲!OTT電視這個選項,有牌也好,沒牌也好,一直是可行方法,但也是王維基最不想走的一步,因為網絡電視的廣告費不足以支撐百萬一集的製作費!

連王維基都承認的事實,余詠珊乘勢踩多一腳,發表「餐廳論」,挑明產品不重要,銷售渠道才重要,認為無綫這間餐廳經營得好。誰不知無綫有牌照有Airtime?無綫邁向四十八年,值得自豪不是自家產品,竟是政府賞賜大氣電波。

究竟餐廳重要還是菠蘿包重要?難道餐廳獨市,菠蘿包有地溝油都要硬食?魔童以電視廣告價格賣網絡電視廣告,推車仔外賣貴價菠蘿包可不可行?

這陣子逛電器舖,電視機以可收看HKTV作賣點,電腦廣場售賣可收看HKTV的電視盒子,熒光幕長期在HKTV測試頻道。其實,《來自星星的你》令電視盒大行其道,世界盃期間,無綫也售賣App Pass圖利,OTT電視比想像中更普遍方便。如王維基說,無綫黃金時間收視是二十幾點,他的目標是不看無綫的七成,這些人包括善用科技的網民,王維基打OTT市場隨時是錯有錯着。

假設OTT電視是可行渠道,剩下問題就是這些外賣菠蘿包究竟好不好吃,這是HKTV未揭的底牌。若然菠蘿包難食,輸得心服口服,但好吃就更難搞,因為存貨有限,賣完一輪就斷市,已經散班的HKTV,下輪菠蘿包怎出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