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復何求


十一月十九日是無綫台慶日,但經過二〇一四年港視開台,意義自此不一樣,香港觀眾分成看港視和不看港視的。

慣性不慣性,被動或主動。港視面對的挑戰,從來是觀眾慣性,要求他們主動收看,有沒有大氣電波,有沒有電視牌照,不同的只有難度;這刻,觀眾看港視,以電視收看需要合適型號的智能電視或加裝電視盒子,以平板電腦和智能手機收看需要安裝應用程式,電腦觀看需要到指定網址,還要登入。難度很高嗎?即使流動牌照可行,也要裝接收器;即使獲牌如奇妙,也要裝機頂盒;即使直入如亞視,也要轉台。

撇除一切技術問題,叫人轉台才最難。身邊有朋友是無綫觀眾,平日追看無綫劇集,討論劇情,問及他們對港視開台看法,不諱言沒興趣亦不會收看。這些觀眾是很難打動的,港視也知道,所以他們放棄叫人轉台,集中叫人開電視,主攻那些早已放棄本地電視的觀眾羣,包括反霸權反無綫的網民們。

這些目標觀眾立場清晰,他們不滿政府處理牌照手法,同情港視遭遇,鋤強扶弱。港視頻寬不足,彈出廣告太多,畫面偏暗,他們體諒、包容,給予改善機會。搞電視遇到這樣的觀眾,夫復何求?

禮尚往來,香港觀眾遇上《選戰》,夫復何求。彈藥有限,珍惜羽翼,港視沒有一次過曬冷,除了開台日,《選戰》周六點播或直播,每周一集。兩集過去,清楚看見港視致力美劇化的成果,清晰分別出港視劇和無綫劇。這種分別,不在於演員不同或機器不同,而是劇本取向的徹底不同。

《選戰》沒有傳統港劇的男女主角配對,沒有家爺仔乸的倫理食飯戲,沒有樣辦臉譜式的忠奸分明,每個場口和每句對白,忠於選舉這條主線,盡顯政界爾虞我詐。每集主題清晰,第一集李心潔決定參選,第二集她籌集選舉經費,兩集間,廖啟智老奸巨猾,郭峰笑裏藏刀,王宗堯忠奸難分,而李心潔身為主角,忠角擺位,但沒有空談理想熱血,沒有政治潔癖,明白政治就是交易。

沒有標奇立異,沒有刻意扭橋,有美劇《House of Cards》金玉在前,《選戰》志不在驚喜,而是戲劇的純粹。毋須詬病李心潔的廣東話不正,影后級演技足以原諒;毋須詬病廖啟智角色像Kevin Spacey,他們相似之處不過是政治出賣,這個角色更像曾鈺成,傳說中看不起梁振英的香港精英。日本有《Chance》,韓國有《City Call》,政治或選戰題材不是新鮮事物,但是單是本土在地就值得支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