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評


此情可問天

亞視不獲續牌,僅一年壽命。陪伴港人半世紀,不會沒有感情,也有鋤強扶弱之心。大家回顧亞視早期光輝,但即使近十年,亞視也有短暫希望;魔童十二日維新,旺旺入主台灣化帶來《香港亂噏》及《亞洲星光大道》,王征時代初期也製作過《香港有飯開》和《我要做特首》。不似無綫求穩,亞視Nothing to lose,敢於創新,若不是股權風波,王征公器私用,未必走到今日田地。

亞視員工去年尾開始被拖糧,無人申請公司清盤,也少打勞工處熱線,等待白武士降臨,置諸死地而後生。不過,這些年來亞視多少好節目沒有迴響,多少幕前幕後精英被埋沒,亞視阿二形象深入民心,加上近年誤報江澤民死訊、空凳派壽包和王征騎呢舞,品牌只餘負面價值,與其接手,倒不如關門大吉,重新開始,這對員工很殘酷,但也是一個解脫。愛之深恨之切,此情也可問天。

回顧過去,展望未來,香港免費電視大氣電波迎來尷尬的過渡期和真空期,關注點是亞視會否於死期前就突然死亡,以及亞視的模擬及數碼頻譜花落誰家。

王維基先見之明,早於不續牌之前,已論及亞視倒閉後的可能性;第一個是政府兩三年不發牌;第二個是發牌但審批拖兩三年;第三個是攤分給now和Cable兩個新牌,這對市民是最佳安排。

這個政府不會為市民作最佳安排;行政會議前,梁振英強調程序公義;行政會議後記招,政府以「加一減一」包裝,正式發牌予now旗下的港娛,但港娛沿用固網傳輸,亞視的模擬頻譜宣布由港台接手,而數碼頻譜暫時沒有着落。無論記招答問或無綫周日《講清講楚》,蘇錦樑繼續扮演人肉錄音機,強調政府必須根據程序,等待頻譜騰空才有下一步安排,而模擬頻譜預計二〇二〇年停用,幾年壽命,鐵定由港台接手。

這集《講清講楚》值得看,記者吳璟儁一如以往,不論對方是誰,問題銳利,質疑政府沒有盡力縮短真空期,過往不考慮把續牌和新牌一併處理,此刻沒有立即啟動數碼頻譜申請程序,不打算讓now和Cable接手模擬頻譜,他以無綫記者身份,帶出政府有意無意歎慢板,造成短時間只有一家商業電視台,造就一台獨大,觀眾沒有選擇。

政府少順應民意,決定了難改變,最大變數只有亞視。做生意講「持續經營」,沒有將來的亞視,究竟早死早了斷,或是最後日子活得精采?跟港視合作是不俗選擇,起碼可以氣一氣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