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評


敬天地遠鬼神岑傲明

無綫重點宣傳《武則天》,出乎意料被《大時代》搶關注。深夜收視高開,對無綫多大裨益?那個時段的廣告費是黃金時段的三分一,以黃金時段收視二十二點為基數,深夜時段收視要達七點才合比例,不過,若然廣告商反應熱烈,把價錢搶到更高級數,無綫有更多錢落袋。

《武則天》播映超過一周,首周收視二十四點,周六日收視二十一點,周五收視二十五點最勇猛,不過,受到五一假期影響,這個不是一般周五,收視軌迹未明朗,無綫的如意算盤是拉高周六收視,此刻未見其利,也未見其害。

《大時代》搶去《武則天》的關注,也搶去港視劇集的關注,《導火新聞線》熱播後,《大眾情性》和《驚異世紀》少人提及。

《驚異世紀》不算創新,開宗明義是驚慄鬼古,講述藥廠員工活動遭遇船難,八位生還者流落荒島,遇上自稱燈塔看守員的林嘉華。等待救援期間,林嘉華提議講鬼古打發時間,但漸漸露出瘋狂真面目,他持槍威脅眾人講鬼古,也逐步揭露他的報仇者身份……

故事以《一千零一夜》式穿連,演員們在鬼古中分飾不同角色,演技值得欣賞,但內容未必有驚喜處,題材風格不及日本原祖《世界奇妙物語》多元,跟無綫十年前的參考作《奇幻潮》水準接近,但今時今日大膽講鬼已值得褒獎。

性和鬼是無綫禁忌話題,性不夠合家歡,鬼就影響賣埠。無綫為《武則天》封胸,不像台灣播原汁原味版,被質疑審查大陸化,更扯上股東染紅,影響往後創作自由,而《大時代》重播,也刺激到大家,原來港劇創作曾經大膽如此,粗口可以,掟仔落街可以,成就神作。重溫韋家輝昔日訪問,主持人問他,大陸廣電審批有否影響創作自由?他避重就輕,表示沒有大陸市場之前,賣埠市場也一直影響創作自由。

無綫創作自由就是如此受大陸和賣埠市場限制;有些埠不能談同性戀,有些埠不能談鬼神之說,今年大陸更收緊港劇網絡審查,大陸網站不能中港同步上載,政治提也不要提,題材上,無綫或會自我審查,參考廣電總局指引。

作為商業機構,無綫計算,無可厚非,但是,港視開拍劇集的大方向,就是拍無綫不敢拍,此舉對無綫有一定推動力,為了不甘後人,無綫曾經突破界限,拍板開拍《性在有情》、《鬼同你OT》和《殭》,姑勿論是否跟風抄襲,也實在是觀眾之福,可一不可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