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評


邊緣人的浪漫岑傲明

早前傳出無綫和阿里巴巴合作,將會全力迎合大陸觀眾口味。大家害怕無綫遷就更大市場而放棄香港觀眾,但是,觀眾口味在於文化差異,世界戲劇原理卻是一樣的,因此,這值得擔心但不是最令人懼怕一環。

最可怕是大陸廣電總局的審批,由於影視作品影響意識形態,大陸在這方面從未真正開放過,甚至愈來愈嚴格;大處控制劇種,鬼神題材長期禁止,警匪涉案和宮廷鬥爭間歇性犯禁;小處不能鼓吹迷信,不能鼓吹不倫戀,價值觀追求絕對正確,好人有好報,壞人有報應,是非黑白分明不容許灰色地帶。

但是,戲劇最好看之處就是人性,人性最吸引之處就是灰色,正因如此,美劇《絕命毒師》和《紙牌屋》如此好看,日影可以出現《告白》和《死亡筆記》這樣的破格作品;這些作品不是導人向惡,而是人對引起善惡的反思。

不過,香港創作自由只會愈收愈窄。《誓不低頭》重播,有人重提當年涉及黑警題材而被香港警察抗議。十套警匪片,有十套描述警察如何英勇和正義,就是不容許一套非警匪片有個別情節甚至一句對白,描述警察可能樹大有枯枝。原來從過去到現在,人民公僕都很架勢,無綫劇難見到黑警,現實可能更多。

新劇《拆局專家》就難得挑戰非黑即白的界線,錢嘉樂、黃智雯、洪天明、魯振順和後來加入的朱千雪,組成地下組織拆局專家,他們收錢辦事,於法制守則以外,踏着界線為客戶解決麻煩事,連錢嘉樂和黃智雯撇低傳統男女主角的相遇相知,一開始就是以雌雄邊緣情侶登場。

主角的職業是挑戰法律的社會邊緣人,這樣大膽的設定在無綫也甚少見,上一齣已是七年前描寫現代羅賓漢的《原來愛上賊》,當年收視口碑都佳。《拆局》描寫的不是賊,雖然設定似美劇《醜聞》和《清道夫》,但其實就是大家熟悉《城市獵人》,隱身於都市接受各種委託。日本開拍《城市獵人》續集《天使心》,證明如此職業設置大有可為。

然而,抽離設計需要製作支持,就好像荷李活拍大美國,飛機大炮都沒人說誇張。可惜,《拆局》目前展現的製作水平甚至及不上七年前的《原來愛上賊》,永遠出現無綫獨有的無限放大。創作嘗試於抽離和貼地中平衡,例如採用我們身邊發生過的真實事件穿鑿附會,包括替豪宅開吸毒派對的藝人脫身,或者是協助把機密販賣給傳媒的情報人員離港,但仍然難以呈現劇種要求的型英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