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評:港男港姐化


停辦四屆,事隔五年,《香港先生選舉》復辦,上周末完成決賽。今屆最大改動是取消泳裝環節,象徵港男路線上的徹底改變。余詠珊不諱言:「想成件事grand返啲。」從而挑選優質港男成為藝人。

曾以《殘酷港男一叮》為題評論過上屆港男,意思是港男殘酷一叮化,以男參賽者的身材和女評判的尖叫聲,增加娛樂性和節目效果。純以單一節目迴響來說,路線沒有錯,但賣男色和騎呢,令到不少有志於演藝圈的參賽者卻步,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背城借一的決心,能夠如此豁出去。

所謂「grand啲」,不止取消泳裝,更增設過去沒有的亞軍和季軍,最特別之處,周六決賽當晚只宣布四強,冠亞季誰屬要等到周日晚港姐決賽再公布。結果,出現了港姐冠軍戴后冠坐王座,而港男冠軍「棟篤企」在旁的鏡頭。除了同步封冠,據悉今屆香港先生會效法港姐,掛着名銜出現活動,履行職務。

香港小姐是無綫女藝員搖籃。單是港男真空這四年,朱千雪、陳凱琳、蔡思貝、劉佩玥、湯洛雯和黃心穎備受力捧,經常擔演女一女二,劇接劇。如果港男可以效法港姐成為男藝員搖籃,有助解決無綫男演員青黃不接。

然而,過去七屆港男,只有袁偉豪、翟威廉、高鈞賢和羅天宇演過無綫主要角色,除了袁偉豪勢頭最好,其他人未見大發展,高鈞賢氣餒北上反而更易行。

這倒不是無綫厚此薄彼,而是男女大不同,男演員和女演員面對不同的演藝路。女演員青春有限,有潛質就立即捧,畢竟女藝人再年輕,也可以配中年型佬,由男主角以老帶新,就算新人演技尚待磨練,起碼勝任花瓶角色。

男演員正正相反。男主角年紀比女主角大十年不過分,甚至大二十年都試過。然而,女主角比男主角大五年已是姊弟戀,總不能每齣劇也是姊弟戀。而觀眾難以接受男花瓶,對演技有一定要求,容忍度極低。若然男演員有戲分但做不好,觀眾立即打入冷宮。因此,人選出來了,如何提升港男演技是最大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