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用最後生命救劉霞 病危改變初衷


  • 著名民主運動人士劉曉波病逝,終年六十一歲。

  • 二〇一〇年二月,劉曉波二審被判刑十一年;同年十月,他獲諾貝爾和平獎。

  • 劉霞為獄中的劉曉波餵食,二人的患難真情令人動容。

  • 「你的愛,就是超越高牆、穿透鐵窗的陽光,撫摸我的每寸皮膚……」

  • 「天安門廣場四君子」,在血與火中拯救了大批學生的性命。左起:周舵、劉曉波、侯德健和高新。

本周四下午五時三十五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逝了,終年六十一歲。他離開了熱愛的土地和人民,離開了自己最親愛的妻子劉霞。臨終前,他囑託妻子劉霞「好好活下去」。

然而誰都知道,劉霞能否好好活下去,存在極大的疑問。

劉曉波病危前,忽然改變初衷要求出國,讓外界十分訝異,因為劉曉波堅持必須留在中國國內爭取民主。他幾度入獄、出獄,曾有機會出國訪問,多次被勸告流亡,不要再回中國,但他仍堅持,留在中國國內才能繼續發揮影響。這次病危中劉曉波的決定,顯然不是為自己考慮,而是為了妻子劉霞。自二〇一〇年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同年被中國當局二審判刑入獄之後,劉霞就一直被當局軟禁,行動範圍僅限於她在北京的小公寓。在家中行動不自由的七年,劉霞在探監時向劉曉波講述了自己患上了抑鬱症,有朋友甚至擔心她自殺。劉曉波知道妻子得了重度抑鬱症與心臟病,要求政府讓病危的他出國醫治,以換取為劉霞爭取出國不受軟禁的自由。他顯然是用最後的生命,為妻子能過正常生活而努力。可惜一切都來不及了,劉曉波不久便因病離世,留下劉霞一人。劉曉波的朋友說:「這是真愛,令人感傷。」

劉曉波出生於一個知識分子家庭,父親劉伶先後任教東北師範大學和解放軍大連陸軍學院,官至少將。父親年輕時曾被派往蒙古國的大學教書,劉曉波幼時曾在外蒙古生活多年。劉曉波大學畢業後,考入北京師範大學當中文系研究生,八四年碩士畢業留校任教。翌年開始嶄露頭角,被譽「文壇黑馬」,並於八八年獲博士學位,應聘為講師。這一年,劉曉波應邀赴美國作訪問學者,幾個月後發生八九民運,劉回國投身民主運動。他多次撰文敦促政府推行改革,同時也勸學生撤離天安門廣場,他的建議被學生拒絕後,毅然到天安門廣場陪學生靜坐。當解放軍包圍天安門廣場、準備清場時,他與高新、周舵及侯德建四人勇敢地與軍方談判,說服大批學生安全撤離。四人後來並稱「天安門廣場四君子」,在血與火中拯救了大批學生的性命。六四後,他卻由知名學者驟變為階下囚,於秦城監獄被關了二十個月。獲釋時,他已被任教的北師大開除,第一任妻子陶力與他離婚,兒子隨前妻去了美國。

劉霞父母喜歡他直率

頓時,劉曉波家庭破碎,一無所有,卻在此時遇到先前已認識的文友劉霞,相同的興趣,相同的理念,令他倆很快墮入愛河。劉曉波下獄前,曾有過萬千女孩簇擁的風光時刻,當時他還有點兒放浪不羈,說過「有一種強烈的慾望,要在千百個女人的身上發掘不同的美」的「豪言」,但他與劉霞相愛後,卻說:「如今,我終於在一個女子身上找到了所有的美!」

劉霞是早在八十年代邂逅劉曉波的,兩人最初見面時各有家室,當年只是愛好詩文的文友。一場八九學運,劉曉波從內地萬人注目的文壇「黑馬」變為「國家機器的敵人」,家庭離散,反而造就二人便由文友變成戀人。劉霞父母十分開明,他們很喜歡劉曉波直率而真誠,將他視作親生兒子一樣,劉霞父母曾開玩笑說,我們家兩個孩子都沒有唸過大學,但女兒一下子就找了一個博士上門來,而且還是中國最有名的文學博士,多麼光榮啊!

一九九五年五月十八日,劉曉波與王丹、陳小平、周舵等人起草「六四」六周年的呼籲書,劉曉波被北京市公安局軟禁,失去自由八個月。十個月後,劉又被判勞動教養三年,關押在大連勞教所。當時,劉霞每月從北京坐火車到大連去探望劉曉波,歷時三年之久,加起來有三十六趟漫長的來往。劉霞在一首詩中這樣寫道:「駛向集中營的那列火車,嗚咽地碾過我的身體,我卻拉不住你的手……」

一開始,他們只是戀人關係,當局藉此阻止劉霞與劉曉波會面。經過持久的爭取,他倆最後才獲得一份公安部批准的結婚證書,其時是一九九六年,劉霞這才名正言順以妻子的身份探望劉曉波。結婚證書還是在大連教養院中領取的,劉霞回憶說,幸虧她事先攜帶了和曉波的兩張單人照,將兩張單人照拼合在一起,貼在結婚證上,由負責人蓋上印章,他倆才終於成了合法的夫妻。

靠大量文字互吐心迹

這對患難夫妻分別在監獄內外,靠大量的文字互吐心迹。劉霞說:「當曉波一九九六年十月八日到一九九九年十月八日接受勞改的三年中,我寫給他的信超過三百封,他寫給我大概二百萬至三百萬字。」可惜,這珍貴的文字我們或許永遠看不到了,劉霞說:「在我們的家被突擊幾次後,他寫的東西都消失了。……這就是我們的生活。」

也許,劉曉波的這段話,以後會時時在劉霞心中回響,令她稍覺撫慰:「這麼多年來……我在有形的監獄中服刑,你在無形的心獄中等待,你的愛,就是超越高牆、穿透鐵窗的陽光,撫摸我的每寸皮膚,溫暖我的每個細胞……」

 

■ 撰文:莫如/圖片:明報、法新社

劉曉波劉霞free liuxia病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