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顛覆愛與人性專訪不一樣的中島哲也


  • 拍攝過程中,中島有不斷跟役所研究角色嗎?「演員已看過劇本,我不會刻意跟他再談,可以放心由他去演,看他的演技不斷發揮,會令我更加理解角色,出現互相對應的化學作用。」

  • 中島哲也生性低調,這次應香港亞洲電影節之邀面對媒體,顯見他對《渴罪》的重視。

  • 妻夫木聰演輕浮刑警,整天笑騎騎放毒蛇,「這是小說原有的設定,他經常都是笑面虎,但吃麵包、棒棒糖則是刻意去做。」

  • 役所廣司與中谷美紀在車廂互吐苦澀回憶,收音機卻傳來松田聖子甜到漏的《Sweet Memories》,對比強烈。

  • 清水尋也飾演迷戀小松菜奈的純情男學生,卻因錯愛走上不歸路。

  • 加奈子(小松菜奈)到底是天使抑或惡魔?「最後沒有說明她真正是個怎樣的人,就由觀眾自行想像。」

四年前,中島哲也執導的《告白》衝擊視野、搖撼心靈,新作《渴罪》的畫面、剪接與音樂依然別樹一幟,但以更激的血腥、暴力,深層次顛覆愛與人性!

極低調的電影大師,應香港亞洲電影節之邀,來港親自解畫:「主角藤島(役所廣司)說話好粗俗,示愛那句說話就是『我殺死你』,在電影的開場與結尾都有這句對白,但他真的想『殺死你』嗎?這個就要由觀眾自己去感受。」

殺死人的愛意,是他的最新告白。

《渴罪》改編自作家深町秋生的成名作《渴望》,描述退職刑警藤島昭和獲前妻通知女兒加奈子(小松菜奈)人間蒸發,追查過程中,逐步揭開美麗乖乖女的邪惡真面目;因影片充斥血腥與暴力,六月在日本上畫時激起兩極評論,有網民認為「過分噁心」、「應該立即腰斬」,《日本時報》惡評「整部電影沒有一個讓人感到舒服的角色」,但同時又有觀眾大讚「這是傑作」、「影像的美、音樂的觸感、速度感、演員的演技,一切都令我看得目不轉睛」!

導演中島哲也發表「謝罪」聲明,當中提及「這是生平第一部不管怎樣都要拍的電影」,這句衍生我的第一個問題──《渴罪》有何等吸引力,導致他有「不管怎樣都要拍」的決心?「偶然下發現這部作品,藤島這個角色令我最想將之拍成電影,他跟一般人的溝通方式不同,愈想接近一個人,便愈會傷害這個人,以暴力的方式表達自己,在日本,這類整天講打講殺的男人,叫做昭和年代的男人,如今已滅絕,沒人喜歡。」男主角叫藤島昭和,也正有此含意嗎?「對,這個很少人能發現得到。」

新人演出更恐怖

起初,他以為這麼殘忍的另類故事,不會有演員願意「下水」,怎料曾跟他合作過《幸福的魔法繪本》的役所廣司,正面作出回覆:「中島導演的作品中不乏惡人,這個男主角絕對是最差勁的代表人物!能夠演出這個角色的話,是我當演員的榮幸和樂事。」

役所「大膽」參演,令中島始料不及:「日本演員不止電影,還有電視、廣告,役所與中谷美紀所演出的都不是討好角色,有可能會令他們人氣下跌,但這次參演卻表現出前所未有的新面貌,是個好新的發現,原來演員都幾鍾意演壞人。」戲中,役所與中谷均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最後在車廂互訴苦澀回憶,收音機卻傳來松田聖子甜到漏的名曲《Sweet Memories》,輕易帶來莫大諷刺感,高招!「配樂時,我會想像當時情況、演員心情,不會悲情便用悲情歌,當時藤島想回憶女兒,但驚覺原來對女兒毫無記憶,只有他緊箍女兒頸項的一幕,這個時候我想到松田聖子這首歌,傷心事用一首甜蜜的歌曲襯托,很有趣。」

藤島女兒加奈子,由初登銀幕的人氣模特兒小松菜奈擔演,試鏡時,小松直言零信心,所以得悉入選,她意外大於開心,導演解釋:「反而一個很有演技的演員,面對加奈子這個角色會很苦惱,到最後,電影也沒有交代她真正是個怎樣的人,人家喜歡她說什麼、作什麼模樣,她便說什麼、作什麼模樣,你可以說她是個空心人,一開始我已經想,用一個新人、模特兒去演,給模特兒化妝、穿衣,便可以營造某種mood,這不是她自己的人格,是順應別人而出的性格,加上由新人來演,氣氛會更加恐怖。」

在中島的鏡頭下,小松疑幻疑真的一顰一笑,活脫就是加奈子化身,令我想到在《告白》脫胎換骨的松隆子,中島調教演員看來頗有一手。「我不會太細緻教他們演戲,這樣不能發揮個人最閃亮的部分,我只會給一條寬闊的道路,然後叫他們一直向前行。」拍攝過程中,靜觀不同演員的微妙變化,再在後期剪接加以調整,是中島拍戲的最大樂趣:「就像去旅行,當你決定了目的地,當中卻可能出現不同的畫面,令整個旅程變得很不一樣。」

踏上《渴罪》之旅,所帶來感官衝擊,也肯定很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