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擔心被定型 只關心角色壞鄭雨盛全裸演出


  • 鄭雨盛突破形象,在新片中飾演道貌岸然的大學教授,背棄妻女,又對李絮飾演的新歡德兒始亂終棄,摧毀別人一生後,自己最後也經歷巨變。

  • 已經踏入四字頭的鄭雨盛,電影上仍有很多計劃,不過他說有個心願,便是希望今年冬天可以不用拍戲。

  • 鄭雨盛挑戰從影以來尺度最大的牀戲,他坦言因劇情需要,沒有壓力,還稱為更好表現角色的墮落,不介意再加牀戲。

  • 鄭雨盛拍攝牀戲時無暇緊張,因為他要顧及對手演員李絮的情緒。他透露拍攝時作了清場,盡可能令李絮無顧忌。

  • 電影中,鄭雨盛飾演的角色因煙酒過量,又被德兒報復,視力每況愈下。他在演出中,幾乎全程要翻白眼,相當困難,連導演都忍不住常問他:「有沒有事?」

  • 鄭雨盛顛覆形象,飾演連自己也無法接受的衰男人。不過,他就澄清,自己絕對是好男人。

近年,美男出浴戲成為每部韓劇的招牌橋段,男星裸上身已是司空見慣。不過,若是全裸演出,並不是個個男星都有勇氣挑戰。一線演員中,繼趙寅成、宋承憲之後,鄭雨盛亦為藝術犧牲,在限制級電影《情慾誘惑》中不僅飾演生活放蕩的壞男人,更全裸拍攝激情牀戲。接受本刊電郵訪問時,鄭雨盛表示下決心參演該戲並不容易,整整花一個月思考,後來被導演的誠意打動。

情深好男人形象深入民心的韓國型男鄭雨盛,在新片《情慾誘惑》中,顛覆形象,變身拋下生病妻子找外遇、又因自身利益甩掉新歡的壞男人,並突破尺度,挑戰全裸牀戲。形象一百八十度大變身,鄭雨盛坦言最初接到劇本時,非常猶豫是否該接拍,「當我第一次看到劇本時,雖然覺得很有趣,但沈鶴圭這個角色,真的覺得他很不行。有時候壞可以是一份男人的魅力,但沈鶴圭的那種非好感,卻無法解讀為魅力。為此,我整整花了一個月時間考慮。與其說是我自己下的決定,不如說是導演率直的努力打動我。在我跟導演表達我對角色的憂慮時,他跟我約定會排除劇本中我絕對接受不了的沈鶴圭的行動,我才下了最終決定。另外,那樣的壞男人角色我從未演過,不知從何而來的挑戰之心,也促使我接演。」

雖然劇本已經稍作改動,但拍攝時,鄭雨盛仍對角色頗有意見,「我努力去理解這個角色,他是一個很愛自己的人,工作中產生的壓力,他通過賭博、女人、香煙來釋放,尋求快感。我作為四十多歲的男人,理解他的心理,但無法接受他的行為。有一場沈鶴圭帶德兒(新歡)去流產,手術後留德兒一個在酒店房便離去的戲分,我拍的時候,一整天心情都很差,甚至要借酒澆愁。」

拍牀戲無暇緊張

鄭雨盛飾演壞男人心裏有負擔,但演出大尺度的激情牀戲,他反而覺得不是問題。「我從來沒有擔心因為有全裸牀戲,而被定型為三級片男星。確實,電影中的牀戲很激情,但這是為了直接表現沈鶴圭因為慾望而墮落,所以是配合電影需要,而且必須表現得很大膽。」鄭雨盛曾說拍牀戲前得到爸爸的批准,問及此事,他澄清只是開個玩笑:「我問過飾演德兒的李絮小姐,有沒有向家人提及過拍攝的事情,她說媽媽和姊姊看過劇本,都表示支持。所以我便開玩笑說得到了爸爸的批准。」

鄭雨盛開玩笑自然是為了調節氣氛,畢竟拍攝牀戲時很尷尬,且李絮又是影壇新人,從未拍過牀戲。「拍攝時,我沒有時間去緊張,只顧着李絮留意她的狀態,掌握她的節奏,把她帶到拍攝當中。作為前輩及拍檔,我有義務幫她在現場紓緩緊張。」鄭雨盛透露李絮拍攝時緊張到手抖,他便牽着她的手,在攝影棚的庭院裏走了一圈,不知用何言語安慰,只說:「輕鬆地呼吸吧!」對於這位新人女搭檔的表現,他給予很高的評價:「李絮將自己的感情控制得很好,一些表現令我很驚訝,她以後很可能是韓國影壇一個很有潛質的女演員。」

人生大計是電影

全裸演出,只是鄭雨盛為該戲作出的其中一個犧牲,自拍完〇八年上映的電影《好傢伙、壞傢伙、怪傢伙》後便戒煙的他,為《情》片破戒。他透露原本打算使用電子煙,但擔心易被觀眾識破,為求逼真,唯有再抽真煙,他還說現在愈吸愈多,到一個危險的程度,笑稱要導演負責。

拍戲認真如他,在電影後半段飾演盲人,當然都做足準備。他透露拍攝前去視障協會諮詢,研究視障人士在受訪時的神情和動作,發現他們瞳孔略微放大,在看人時,下巴還會微微上揚,便把這些發現都融入到演戲中。「演盲人不算困難,但也不簡單。對演員來說,任何困難的演技都是個新的挑戰,也可以從中取得樂趣。」

談及電影滔滔不絕的鄭雨盛,問及結婚的人生大計,則巧妙耍太極,「我的人生無法與電影分割,我現在正在準備多個電影的計劃,自然我的人生也是浸入在內。」已經踏入四字頭的他,一一年曾公開與韓星李智雅的戀情,但拍拖不久便分手,年頭傳出他有交往一年的圈外女友,不過他已通過經理人公司否認。比起愛情,他更醉心於電影事業。目前除參演電影《灼鼠之變:水怪的襲擊》之外,曾執導電影《殺手面前的老人》的他表示正在籌備執導新作,包括有動作、愛情等各種題材,希望盡快再呈現他的導演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