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威煌為愛犬被咬痛哭


  • 威煌每次離港工作,與愛犬Jumbo也會依依不捨,所以一有時間,「兩父子」會到公園跑步玩耍。

  • 由於Jumbo真的無敵乖,為免激親自己,威煌暫時不考慮再養其他寵物;生小朋友則隨緣。

  • 愛犬早前被史納莎咬傷臉要施手術,令威煌兩夫婦非常心痛,幸好那次遇上一位有愛心的獸醫。

  • 愛犬現時三歲半,威煌視牠為親生仔看待,不敢想像將來牠離開時會怎樣。

  • (上圖)出世時體形已比兄弟大,隔了幾個月,連父母身形也比牠小一倍。(下圖)Jumbo是「巨聲幫」周志文一對狗仔所生,三個月時獲「爸爸」威煌帶回家。

  • 威煌覺得很多狗仔幾歲大才做絕育會有抑鬱病,愈早做對其心理愈好,因此Jumbo九個月時已絕育。

  • Jumbo性格乖巧,連學習指令都十分容易,好像去洗手間,教一次就得。

  • Jumbo性格傻乎乎,是一隻樂天的狗仔,只要有人陪牠就滿足,很容易照顧。

三歲半的Jumbo是純種貴婦狗,出世三個月,已獲「爸爸」劉威煌帶回家中,視牠為親生仔,每次離港工作,「兩父子」也會難捨難離。有一次Jumbo被街上路過的史納莎咬了一啖,威煌與太太擔心得痛哭,在獸醫診所看着牠被剃毛、做導管手術和縫針時,兩夫婦崩潰了。

Jumbo是「巨聲幫」周志文一對狗仔所生,劉威煌見牠出世時,比其他狗BB大一倍,就改了牠的名字叫Jumbo,意思是巨大的;改這個名沒錯,過了幾個月,Jumbo的身形比父母超越一倍,「其實我對上一次養狗已是十七歲,那時在英國讀書,那隻是自來狗,有次我跟同學在公園玩,有隻唐狗一直望住我,然後跟着我返家,那時我連牠多少歲也不知,也不懂得飼養,我吃什麼牠就吃什麼,之後養到返香港就交託給朋友,但現在不同了,我在網上學了很多養狗知識。」

威煌很疼惜Jumbo,不久前,愛犬被一隻史納莎咬了一啖,令他非常心痛,「我和太太都喊到傻,其實太太很少早上帶牠散步,有朝早帶了牠外出,原本一直手抱住牠,怎知去到寵物店時,太太見到一條狗繩很美,無端端就買了立即用,拖住Jumbo走路時,沿途有一隻由女傭帶住的史納莎走來,史納莎忽然衝上前咬了牠一下,當時以為無事,因為Jumbo沒有大叫,所以太太沒有追究;怎知我返家檢查時,一撥開牠臉上的毛立即發現有血,我就開始驚了,因為仍有少許血滲出來,於是第一時間帶牠去看獸醫。去到診所第一件事說要剃毛,我個心即離一離,知道會變成鍾無艷個心好痛,但沒理由只為了靚就不做,剃完毛,見到臉上有兩個洞,醫生說要立即做手術,因為不知道史納莎的牙有沒有菌,如果細菌感染含膿就會無得救,所以要做導管手術替牠清潔消毒,將骯髒的東西取出來,醫生替Jumbo打了一枝嘔針,要牠將早餐嘔出來,見牠全身乏力不停嘔真的好可憐。」

為健康提早絕育

威煌說與太太離開診所後才開始驚,剃毛、縫了三針和全身麻醉做手術,事前沒問過醫生的收費,自己就開始很多幻想,「我立即上網查詢又致電養狗的朋友,朋友說我傻仔,他們的狗日日都打架,還咬到流晒血,我就開始覺得自己好傻,想深一層又好像很小事,醫生說含膿無得救會否是庸醫?手術後,我們先返家,在家裏呆坐的四小時真的崩潰,我和太太都哭了,朋友建議我準備幾萬元找數,如有不妥就報警,怎知再返診所時,奇蹟就發生了,出奇地只需一千六百元,我都嚇親,平時我帶Jumbo去獸醫診所檢查,有時一次都三千元,後來我才發現原來他很有醫德,他養了兩隻流浪狗,一隻四肢有問題,一隻眼有問題,是個很有愛心的醫生,我之後都介紹了朋友去這間診所。」

不過,手術後的Jumbo心情低落了一段日子,可能半邊臉沒有毛和傷口痛,戴住頭罩時,顯得渾身不舒服,幸好牠本身性格樂天,平日傻乎乎和天然呆,有人陪牠玩就會變開心,「Jumbo九個月時已絕育,我覺得在牠不懂分辨男女時絕育較好,對牠的思想最好,很多人說絕育不人道,但我聽太多睪丸癌的病,只是為了牠健康着想,我見有些狗仔幾歲才絕育,很容易有抑鬱情緒病,所以我常常覺得Jumbo不知自己是男或女,不會親近其他狗女。」威煌坦言暫時不考慮多養一隻狗仔,除了沒時間外,因為Jumbo太乖,再養未必像牠這樣乖巧,「我每次教牠指令一次就識,工作時不會騷擾我,好好湊,之前我去了內地拍戲一個月,Jumbo一見我回家就喊,有時不帶牠去街又喊,我們常常會不捨得對方,我都擔心將來牠離開時,自己會接受不到這個打擊,所以暫時養牠就夠了。」

 

■ 撰文:溫敏芝/攝影:張海德

劉威煌為愛犬被咬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