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周嘉莉陪着踏進老年 希望為愛犬徵婚留血脈


  • 牙牙外向愛吃,看着零食目不轉睛,番薯就不為所動。

  • 兩隻愛犬年紀大了,行動不便,Rachel走了半小時就要停下來,讓牠們休息一下。

  • 雖然牙牙體形比番薯大,但番薯才是大家姊。

  • 難得看見兩隻狗有親近的動作

  • 為了照顧狗狗的皮膚,Rachel會替牠們定期修剪毛髮。

  • 牙牙是男生,卻被打扮成女生,樣子搞笑。

  • 番薯喜歡宅在家,是少有不喜歡出街的狗。

  • 番薯曾陪伴Rachel走過亞視結業沒有工作的日子

周嘉莉(Rachel)兩隻狗狗都是收養回來的,十二歲的白威狗女「番薯」曾經是狗場的繁殖狗,十歲的貴婦狗仔「牙牙」則是由朋友轉贈。兩隻愛犬皆已踏進老年,身體陸續出現大大小小的病痛,但 Rachel 不願意牠們再接受手術的治療,承受開刀的危險和痛楚,唯一令她遺憾的,就是未能為兩隻狗狗留下一點血脈。

大部分的白威狗天生有皮膚病,番薯也不例外,「從狗場接番薯回來的時候,牠已經生過兩胎了,皮膚、眼睛、子宮都有問題。回來第一件事就是帶牠去看獸醫,做絕育,入晶片。醫生透過牙齒的生長情況推斷牠兩歲,可能過多一、兩年不能再生育便會被遺棄,或者被人道毀滅,所以一看見番薯合眼緣就帶走牠。番薯的皮膚病令牠經常出紅疹、生瘡,要替牠擦藥膏,做中藥蒸焗,幫牠皮膚消炎。家中冷氣亦需要長開,溫度涼一些,牠才不會痕癢,睡得安穩些。」

Rachel 和番薯的感情深厚,皆因番薯在 Rachel 身邊已經十年,陪伴她度過不少重要時刻,「番薯是我第一隻的寵物狗,我十八歲開始,牠已經在我家。由讀書到入行,到在亞視主持六合彩,之後經歷欠薪、結業,有一段時間沒有工作留在家,都跟牠朝夕相處。因此我和番薯的感情是比較深的,後來轉新公司,牠都在我身邊,是一隻很乖、帶給我很多安慰的狗。」

兩狗不過電

相比起番薯,牙牙比較遲加入,不過無減 Rachel 對牠的寵愛,「養了牙牙兩年,牠是朋友的狗仔,但因為朋友經常外出公幹,無辦法照顧才轉贈給我。」Rachel 笑說牙牙雖是男仔,但番薯對新成員的加入沒有產生太大興趣,「牙牙的性格比番薯活潑開朗,但牠們兩個互相不過電。牙牙來的時候,番薯已經習慣了多年來,大家都是寵愛牠一個,所以常常擺起大家姊的姿態,欺負牙牙。剛開始相處的時候,只要牙牙一走近番薯,番薯就會發惡,嚇走牙牙,慢慢番薯才接受牙牙。」

Rachel 沒有替牙牙做絕育,原因是養牙牙的時候,牠已經八歲,「狗仔通常一、兩歲便會做絕育,身體復元會比較快。但牠八歲了,我就不忍心牙牙捱一刀,現在牠的眼睛也有白內障,手術治療要開刀,取走渾濁的晶體,我擔心牠年紀大承受不到。醫生有處方護理眼睛的藥水,定時定候替牠滴眼藥水和做眼部的清潔,希望緩慢牠惡化的情況。番薯的胃生了一個腫瘤,檢查過對生命沒有即時的威脅,我也不想隨便開刀,牠已經相等人類一個八十歲的婆婆,身體有毛病很正常,唯有以不變應萬變,牠想吃的就讓牠吃,想去的地方就讓牠去。」

兩隻狗年紀老邁,Rachel 坦言有心理準備隨時愛犬離世,「很希望再養一隻白威接替番薯,畢竟牠陪了我這麼多年,有份情意結,但找不到番薯的子女,不知道被賣去哪裏了。牙牙更加是青頭仔,常常想替牠留後,為牠求偶徵婚,但牠年紀大也找不到狗女願意和牠生兒育女,是有些遺憾。但我會繼續收養狗狗,即使未必和番薯、牙牙一樣品種,盡量救得一隻得一隻。」

 

■ 撰文:Faye Leung 攝影:張海德

周嘉莉寵物白威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