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鏡頭反映真實世界 薛世恒嘆富二代自立難


  • 薛世恒坦言自己在工廠環境長大,母親當年懷着他,也出去送貨,到現在涉足地產,自己畫則,所以他穿上工人服,走在爛地上,希望一切由他雙手開始。

  • 成立公司後的第一個地產項目是前Neway位於旺角的旗艦店,他一個月也會抽空去看裝修進度,與工人溝通。

  • 薛世恒喜歡捕捉不同人的面孔,在中國某兒童醫院看到這單眼瘦弱的女孤兒,不明白她父母為何忍心遺棄她,他希望這個隨時離開人世的小女孩可以過到這一關。

  • 三個小男孩面對孤兒院的關閉,卻因為已長大了,沒有孤兒院接收,相比下,我們是多麼幸福的一羣。

  • 在中國揚州見到這個沒了雙手的啞人,由一對年老夫婦暫時照顧。國內有一輪拐帶及傷殘被迫行乞的小孩,然而這孩子背負了這經歷仍可笑得燦爛,令Daniel很佩服,希望大家可以多幫助這些孩子。

  • 台北匠愛家院內,這位彈琴的孩子經歷了巨變,在精神病院住了十年,但他所彈的歌曲是快樂的,從相片中看到兩個不同經歷的人,此刻在同一空間享受着自己喜愛的事,過去已不再重要。

  • 這老人家在匠愛家院住了很久,沒有人知道他從前是怎樣,卻在他臉上看到他的經歷。

薛世恒Daniel是Neway卡拉OK的太子爺,〇八年離開Neway後,成立自己公司20 & Co,直至去年,他才覺得自己算是自立,可以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公司第一個關於地產的項目,是把位於旺角豉油街前Neway旗艦店變身為商場LOFT by 20。商場啟用前,會先舉辦由Daniel與其他藝術家參展的《1.2.3.咿》,Daniel一直喜歡以鏡頭走入不少被遺忘的老人家及小孩的世界, 親身感受他們的需要,從而在相片中,探索何謂快樂。

薛世恒是一個不大喜歡澄清的人,網上搜尋他的過去,總是緋聞一堆,卻沒有太多關於他的工作。最近較活躍,又是與袁偉豪「撞樣」的娛聞,這位富二代,被指因為卡拉OK裝修超支而被父親削權後,還有什麼事忙?

甫聽到超支和削權,Daniel立刻澄清,「不是啦!我好慳的,不會亂來。當時在香港科技大學畢業,打理多間Neway,個個場都要裝修,怎會理會一個場超支?我離開,是自己想走。Daddy中學畢業後沒有讀書,到有成就後去了澳洲讀學士,所以我『供』他讀書,當他畢業返香港,接手我盤生意後,我可以做自己的事。」Daniel坦言,自幼時零用得兩個半,每年加五毫子,讀小學時零用也只得三、 四元,「屋企不是給很多零用,做廠,是一蚊、一蚊慳回來,所以我慣了,應使得使。卡拉OK是父親做開,作為兒子,守業比創業難。」所以,他自己開公司創業,守業是留待兒子將來去守?「到時再算,現在十劃未有一滴。」

〇八年投資錯誤

離開樹蔭,Daniel開設了20 & Co,地產項目則是第一次。「人很容易被人眼光影響,可能屋企人以為自己有錢,要與Daddy比較,所以我堅持由老闆身份開始。當時自己想做的同別人想我做的是兩回事,自立,是所謂富二代最難的。自立了,才有條件做自己最喜歡的事。到去年,我才覺得自己是自立。」〇八年走出來,到去年才自立?問題出自哪裏?原來Daniel亦因為金融海嘯而蝕入肉,最後要壯士斷臂,「當時以為平,買啦!最後承受好大壓力。蝕了屋企錢又蝕了自己錢,有不開心,像沒了一忽肉。幸好我不是零,我沒有沮喪,勤力點做好功課,再節省些吧!一開始跌得這麼痛,會令我以後更小心。」他憶起爺爺給父親的一句話,「唔好急,好易衝上騎樓底。」他終於明白這個意思。「當你在保護環境下,世界很細,只有自己以為世界好大;到長大後,才明白很多其實是小事。我自己被保護太多,將來我有小朋友,會教他對與錯,給小朋友多點時間,十二歲以上的小朋友,要為自己的事負責。」

行善由屋企開始

Daniel喜歡帶着相機,走入入羣,紀錄一張又一張的面孔。跟隨教會到過中國和台灣,見過不少孤兒、有精神問題的老人家,以鏡頭紀錄他們的生活,他們的笑臉。「行到這些地方,才發覺他們需要的不是錢,是關懷。不去發掘他們,根本不知道世界有這些人。現在我自立了,每樣事情可親手做,親身去感受。我前一陣子陪老人家飲茶,突然想起,我爺爺也九十多歲,究竟有多久沒有陪過他飲茶?Charity應該由屋企開始。我覺得成就是空中樓閣,相片才反映真實世界,我沒有因為見到他們而覺得好抑鬱,因為他們都沒有覺得自己好慘,與他們接觸,就是與現實接觸,做人也實在點。」Daniel娓娓道來。

曾經歷過幾段感情,談到愛情觀,他坦言至今仍沒有對愛情失去信心,最重要是愛情開始了,接下來要相處得來。「相處很重要,不要去改變一個人,亦不能夠不做回自己。每個人開始時要有自己,不要活在其他人之下。我的缺點,是沒有太多時間,大細路一個,又沒有『手尾』。」Daniel現正單身,是城中「筍盤」,他的擇偶條件很簡單,不計年齡,「筍盤這個label放在我身上,會認識不到真正的我。最重要是相處得來,所以先要認識久一點,拍拖就不用拍太久。」

■ 撰文:Adeline Lai/攝影:鍾漢平/髮型:Sunny (Hair Culture)/化妝:Gabby

以鏡頭反映真實世界 薛世恒嘆富二代自立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