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車令人生更豐盛 陸漢洋男兒當自強


  • 做賽車手是陸漢洋少年時的夢想,半途出家曾經和十多歲的少年車手一齊受訓,放下身段反而激勵他一再創出佳績。

  • 賽車場令他重拾人生意義,更找到生命中的另一半。

  • 成功的喜悅和滿足令他感受到人生的意義。

  • 喜歡運動的陸漢洋愛刺激,有段時間迷上滑水。

  • 足球和賽車是他最大的興趣,因為他喜歡團隊合作時上下一心的感覺。

  • 這張是他最喜歡的童年照,證明與車結緣始於幼時。

  • 小小年紀的陸漢洋已擺出「足球小將」的姿態。

  • 重臨車房做「車房仔」,令他想起十七歲在加拿大車房打工的日子。

  • 擁着新鮮出爐的獎牌,他對賽車的夢想愈來愈大。

  • 陸漢洋希望和苟芸慧牽手一步步實現屬於兩人的夢想。

陸漢洋,富二代、社交界名人、鑽石王老五、賽車手、女藝人苟芸慧的男友,不論哪一個身份,似乎都少不了財富的加持,爸爸是建築界名宿陸孝佩,早年上海聖約翰大學土木工程系的高材生,母親是聖安娜餅店創辦人Catherine;他在美國大學畢業後回港,創辦公關公司、進出口業務、零售、分銷、製造及金融,今年剛成立的一颷賽車隊,征戰亞洲勒芒衝刺盃即贏得總冠軍,陸漢洋個人成績榮登積分榜榜首,成為第一位贏得「洲際LMP衝刺盃冠軍」的華人車手。

擁着四個獎牌接受訪問的陸漢洋,最自豪的身份是「賽車手」,兩年前他在腰部刺了賽車獎盃的紋身,打算每贏一場大賽,就在上面刺一個記印,「我認為人生在世,金錢重要,事業也很重要,但錢和事業就算再多、再成功,總會有被人超越的一天,可是我在賽車場上創下的紀錄,卻會永遠保留下來,這些紀錄和經歷令我的人生更豐盛。」

這幾年他投入賽車,已經將名下公司陸續出售,希望專心經營賽車這門「事業」,眾所周知賽車是奢侈玩意,單是參賽報名費動輒數十萬港幣,加上裝備及平時訓練的費用,幾百萬只是基本投資,除非獲大型車廠聘為官方車手,否則普通人根本難以「消費」,「我知道很多有錢人喜歡賽車,落場賽車純粹為花錢過癮,但成立車隊卻是另一回事,之前曾經與其他車隊合作,效果並不理想,現在獨資以一盤生意的方式經營和管理,照我的計劃現階段是耕耘期,只要繼續努力下去,車隊也可以成為一門賺錢的生意。」

財富名譽敵不過死亡

他為車隊投入巨資,但比起當年經營金融公司,一夜間輸掉幾百萬,現在的投資只是有限錢,「九一一時,期指我買升,但一夜間大跌,公司損失了幾百萬,怕父母擔心,自己又好強,瞞着他們用了幾年時間,一分一毫慢慢賺回來還清債項,所以富二代又好,鑽石王老五又好,有問題最終還是靠自己去解決,這些身份根本沒有用。」

高峰時期,他有十二間不同類型的公司,不為賺錢只為忘記傷痛,父母在他小時候已經分開,從小他和媽媽相依為命,〇四年陸媽媽因癌症病逝,他陷於崩潰邊緣,「媽媽患病時我停掉所有工作,陪着她到各地找名醫治療,財富、名譽、感情,世上所有的一切都敵不過死亡,那兩年是我人生最難受、最痛苦的階段,付出所有卻不能挽回媽媽的生命。」陸媽媽去世後半年,他一直用酒精麻醉自己,直至一位長輩不忍看他沉淪,送了一幅「自強不息」的字畫,鼓勵他重新振作;他不再借酒澆愁,卻用工作麻醉自己,「我不想讓自己有時間,因為一停下來就會想起媽媽,所以開了各種各樣的公司,每天從早忙到晚,公司開始賺錢,生意愈做愈多、愈做愈大,看着一堆堆賺錢的數字,我是別人眼中的成功人士,但當時的我卻沒有什麼感覺,只是不想讓自己停下來,麻木地不斷做下去。」

〇九年,朋友邀他去珠海參加賽車,時隔十八年再度踏足賽車場,排位賽時無意中創出最快圈速紀錄,雖然那次賽事並沒有取得任何成績,卻令他心裏燃起一點火花,「我聽到刷新賽車場紀錄,笑起來,那一刻突然發現,自從媽媽離開後,我已經很久沒有笑過,那種笑是發自內心,真正感覺到開心和滿足的笑,我記得媽媽昏迷前,和我說『我沒有要求你做什麼,只要你開心就可以』,為了媽媽,我想好好活下去。」就這樣,他以三十六歲高齡成為職業賽車手,研究各種有關賽車的書籍,希望提升駕駛技巧,又加入車隊參加不同的賽事,先後拜日本殿堂級賽車教練田中哲也,以及英國賽車手Danny Watts門下,到日本、英國、瑞典等地接受一連串特訓。

媽媽教誨終身受用

他的「追夢之旅」早在兒時已經萌芽,十歲第一次有機會在澳門看賽車,他還記得當年由冼拿奪得F3冠軍,媽媽說,從小到大只有玩具車和足球才能他令開心,十三歲與媽媽移民加拿大,他已經偷開媽媽的車,「那時候媽媽給的零用錢很少,每天早上我去派報紙賺錢,冬天下雪為了省時間,偷偷開媽媽的車去派報紙,十五歲半考筆試,十六歲生日那天,我預約了早上八點考路試,車牌就是我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

十七歲因為對車着迷,他去車房應徵做兼職,那時候陸媽媽已經回香港,他一個人在當地,每天除了上學就是去車房,老闆介紹他去美國波特蘭,接受三個星期的訓練取得賽車手證書,教官說可以推薦他做賽車手,但一年三萬美元的學費令他卻步,「媽媽絕對不會支持我做車手,以前她連足球也不讓我踢,從小到大給很少零用錢,小學有個同學住屋邨,他的零用錢是我的三倍,每次我和媽媽爭取加零用錢,她都叫我自己去賺錢,所以我做過派報紙、車房、推銷打印機、電腦、售貨員等。」

他曾經覺得大學學位不重要,十九歲回香港在廣告公司任職,做了一年發現大學學位非常重要,決定去美國讀書考入波士頓東北大學,並取得金融及市場系雙學位,「最開心是媽媽,本來爸爸想我讀建築,但我實在沒有興趣,畢業回港,爸爸、媽媽先後叫我回公司幫他們打理生意,但我不想被人講閒話,加上他們的生意我實在沒有興趣,情願在外面的公司打工,儲夠錢就做生意,出來社會工作才懂得感激媽媽,她給很少的零用錢,令我習慣靠自己,這種謀生能力終身受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苟姑娘的婚事

陸漢洋一度是城中著名的「鑽石王老五」,應采兒、官恩娜、主播張頌恩都曾和他傳緋聞,但苟芸慧卻是他正式承認及公開的女朋友,兩人因為賽車結緣,婚事也成為外界矚目的焦點,苟姑娘月底去意大利出席米蘭時裝周,陸漢洋也會去比利時參加歐洲賽車,有傳兩人已計劃完成工作後,在威尼斯舉行訂婚儀式,陸漢洋說:「這不是真的,因為她(苟芸慧)的出現,我的人生已經重新規劃,本來我以為自己不會結婚、做爸爸,現在很多人生喜事,包括結婚、做爸爸這些已經成為我的夢想,也會一步步實現,陪我一齊實現夢想的人肯定是她。」

至於大家最關心的結婚時間,他坦言站在個人立場,一開始拍拖就想將苟姑娘娶回家,但做人不能太自私,「她在這行經歷了很多挫折,我知道她有很多事想做卻沒有做到,趁這段時間,我會盡量滿足她的心願,因為結婚就要進入另一個階段,包括做我太太、做我孩子的媽媽,到時為了照顧家庭,肯定沒有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我不想她將來有遺憾,希望她婚前在事業方面得到滿足感。」據知他為苟姑娘成立了一間經理人公司,聘請專業人士為她安排工作,苟姑娘喜歡設計,就安排她讀珠寶設計課程,苟姑娘想進修演技,又為她報讀北京中央戲劇學院的演技課程,稍後在米蘭時裝周亮相,年底接拍電影,所有的一切陸漢洋都在背後默默支持。

 

■ 撰文:徐雲/攝影:張海德/場地:Auto Force Motorsports

賽車令人生更豐盛 陸漢洋男兒當自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