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與麥明詩感情撲朔迷離 林作母親收回「愛巢」自住


  • 林作是家中獨子,兩母子住同一幢大廈,樓上樓下可互相照應。

  • 偏廳除了有個開放式書房外,還有一個壁爐。

  • 偏廳的書架除了放置法律書,亦有不少中國文學巨著及四書五經,充滿書卷味。

  • 中餐廳放置一張大圓餐桌,旁邊的餐櫃及酒櫃亦刻意選了中式家具來配襯。

  • 西餐廳擺放了一張八人長餐桌,配絲絨座椅,感覺高雅。

  • 巨型廚房可同時容納多人一起玩煮飯仔,麥玲玲更贈言此廚房佈局較利女性。

  • 林作曾就讀於哈羅公學,學校歷史悠久,很多傳統仍流傳至今,包括每個學生都必須有一頂草帽。

  • Lily上月獲委任為貝寧共和國駐中國大使館顧問,早前便在新居接待該國駐華大使。

  • Lily的生意拍檔凌鋒教授亦親自畫了水墨畫,賀她新居入伙。

  • 工人房面積比一般劏房還大,內裏除了有獨立廁,還有一個獨立門口,可以直通後樓梯及工人專用升降機。

  • 主人房面積非常大,擺放家具後,仍可放得下兩、三枱麻將呢!

  • 大門入口旁的樓梯底有暗格,打開原來是一間鞋房,美觀且用盡空間。

  • 複式單位有私人樓梯直通上下層,女主人刻意在樓梯鋪上地墊,可以減低聲浪及令上落更安全。

  • 複式大宅內共有六間房,其中三間為套房,好客的女主人不時會招呼國內外朋友入住。

  • 上層廚房改建為一間大浴室,空間感強,浴缸可擺放中央位置。

林作與「十優港姐」麥明詩經歷情變、和好,近日又有傳二人轉玩地下情;其母王莉妮(Lily)向來恨飲新抱茶,去年更豪擲六千五百萬,購入麥當奴道三千多呎複式豪宅,有指是為兒子築愛巢。經歷十個月裝修,近日終於新居入伙,不過兒子的感情事就變得撲朔迷離,Lily索性收回自住,獨居的她不時大宴親朋,只要她在香港,家裏都是熱熱鬧鬧的。

王莉妮跟獨子林作本身已居於麥當奴道,實用面積近一千七百呎的單位,去年得知樓下有複式單位放售,便迅速拍板以六千五百萬元購入,「全幢大廈只有兩個複式單位,算是很罕有,都想兒子結婚,不過感情事急不來,為了避免將來婆媳之間的問題,最好不要住在同一屋簷下,大家做鄰居就最理想,免得兒子做夾心人。」

新居花了近三百萬元裝修,全屋共有六間房,其中三間為套房,另加工人房,工人房有獨立門口直通專用電梯,樓下一層有一個偌大的客廳、偏廳、西餐廳、中餐廳及大廚房,足足裝修了十個月,「我本身喜歡淺色調,佈置就中西合璧,由於喜歡請朋友回來吃飯,所以有兩個餐廳,一次過十多二十人開派對都沒問題,間中都會自己下廚,我沒有刻意去看風水,不過裝修之後麥玲玲師傅來指點過,話這個廚房佈局,代表女人較強勢,不過我兒子是無神論者,他不信風水的,而且他喜歡現代感,所以這些裝修風格完全不是他那杯茶。」兒子婚事未有期,Lily索性搬入新居自己住。

從事環保生意的Lily,上月獲委任為貝寧共和國駐中國大使館顧問,早前便在新居接待貝寧駐華大使,不過她自言是草根出生,兒子小時候,一家三口居於紅磡,「我媽媽是香港人,爸爸是大連人,我在廣州出世及長大,由媽媽申請我們幾姊妹來港,我十幾歲只掛住跟他(林作)爸爸拍拖,不想來香港,所以一家人之中,我是最後一個來香港,來香港時已經十九歲,以前都很窮,兒子出世後,我在一家中資小型公司做文員,其實就是打雜,什麼都做,去銀行入數,甚至買廁紙都一手包辦,月薪幾千元,我們住在紅磡區,兒子亦不是讀什麼名校,直至九五年我在深圳舉辦了一個國際金融展,算是賺了第一桶金。」

表面夫妻

現時單身的Lily表示,兒子十歲時,她已跟丈夫出現感情問題,不過雙方為了給兒子一個完整家庭,才一直維持夫妻關係,「夫妻之間冷戰了很多年,但不想兒子在單親家庭長大,一直維持表面夫妻關係,但凡兒子學校要家長出席的活動,我們都一起出席,直至兒子十九歲考入牛津,竟然跟我說早已察覺我跟他爸爸感情出現問題,明白我們只是在他面前裝恩愛,叫我不要再為他勉強維持夫妻關係,那一刻我發覺兒子已長大,不用再有包袱,可以離婚了。」

兒子林作十三歲時,已被送去英國讀書,就讀哈羅公校兼在牛津畢業,Lily表示兒子自小已非常獨立,兩母子一直以朋友方式溝通,「將兒子送去英國也會捨不得,畢竟他當時仍是一個小孩,最初安排入讀劍橋區的學校,後來也是他自己找資料考入哈羅公校,老實說他在讀書方面從來不用我去操心,我亦不是現在人們所說的直升機媽媽,不一定要他去學琴或在我的框架下生活,我的兒子都很喜歡打遊戲機,反正他自己分配好時間,只要不行歪路,我都會支持。」●

兒子與麥明詩感情撲朔迷離 林作母親收回「愛巢」自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