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國明獨門育兒訓練 章彥琦傳承投身電影


  • 丈夫已是導演,如今連女兒亦想做導演,袁煥玉表示順理成章:「一家人那麼愛看戲,如果她忽然說要做醫生,那更奇怪。」章國明認為,Ashley今日入行比他當年更理想,「以前用菲林拍,開戲一定要找老闆,現在科技進步,像《十年》平到五十萬都能拍部電影,最緊要有內容,把握機會便無往而不利。」

  • 章國明是影相、拍片發燒友,妻女正是他的最佳模特兒。

  • 只得幾個月大的Ashley活潑精靈,她慶幸父母給予自由發展的空間:「他們從不要求一定我入三大(港大、中大、科大),有空間找出自己的興趣。」

  • 四歲的Ashley跳跳紮,但有時媽咪更愛玩,「有次我跳舞,女兒反過來教訓我:『媽咪,別那麼瘋!』」袁煥玉說。

  • 同時兼顧《命懸一念》與《救殭清道夫》,Ashley唯有延期畢業,學校先借畢業袍讓她拍照,尚餘兩個月便能取得學位。

  • 兩母女愈來愈似兩姊妹,袁煥玉說:「我們並非以教導方式相處,像朋友一樣,我會跟她分享,她也會跟我分享。」

  • 自編自導《命懸一念》,將於三月公映兩場,四月鮮浪潮公布獎項,「創作好主觀,我不會去猜評審的想法而創作,總之自覺做出最好作品,便對得住自己。」

  • 在《救殭清道夫》與錢小豪、吳耀漢合作,「我們沒有飛紙仔,但會根據場景及演員意見,即時印出新劇本。」

替掌上明珠取名彥琦(Ashley),章國明導演解構玄機:「『彥』是希望她多讀書,『琦』則有美女之意。」章家有女初長成,果真實現了乃父心願,彥琦不但遺傳了媽咪袁煥玉的明亮大眼睛,學業上亦人如其名──不斷「延期」!「我在中大讀哲學,因之前已知道要跟戲,預留多了課程在今年完成,不停延期畢業就可以讀多些書,爸爸這個心願是成功了!」

更「宿命」的是,Ashley已傳承父親衣鉢加入影圈,既為新片《救殭清道夫》的編劇,並入圍《第十一屆鮮浪潮國際短片節-本地競賽》(學生組),自編自導短片《命懸一念》,最愛探討命運的Ashley笑道:「不知道是否與DNA有關,我們一家最愛看戲,潛移默化就愛上電影。」

家有嬌嬌女,章國明雖開玩笑形容Ashley是「老細」,年僅廿三的她卻沒絲毫被驕縱之態,有禮貌也有理想,章太袁煥玉表示感恩:「她好生性,小朋友時已很淡定,比同齡女孩成熟。」敢於表達的Ashley,立即質疑:「我對『成熟』這兩個字有保留,若說我做事有交帶、負責任,當然是好,但促使一個人成熟,是因為經歷了很多,令你避免去碰釘,有趣的是這樣對創作沒有太大幫助,做人不應介意去碰釘,我心底裏不想太成熟。」

正如Ashley所言,每個人有很多角色、個性與面相,小時候的她當有童真一面,章國明揭露:「她的第一個願望是做修女,可能校長是修女,覺得這是最高權力吧,後來我放了柯德莉夏萍的《艷尼傳》,她看到修女要抹地,已說不做了。」利用光影去溝通、論世情、說人生,是章家獨有的育兒心得。「看完後,我會刻意傾吓偈,問她故事好不好,初時只會說OK,後來逼她說出哪裏好哪裏不好,以至怎樣可以更好,形成她觀影前已做足功課,這是很初級的訓練。」

踏入初中,Ashley一度瘋狂愛上音樂,立志成為gothic rock band樂手,爸媽也隨她自由發展,到了中四又再逆轉,她忽然向父親提出,想擁有一部相機。「我買了一部可換鏡頭的初級單反機給她,影了一輪後,有天她叫我入房,原來她在電腦剪了一條片,幾過癮,那些爆炸效果連我也不懂!」入讀中大哲學系,Ashley向爸爸表明入行意願,章國明的回應很幽默:「那時她很胖,我叫她先減肥,因為要餓瘦個胃,驚無飯食!這行根本是賭博遊戲,贏時好風光,輸時就知有多痛苦,尤其做幕後,艱辛就是幸運,不艱辛就是坎坷!但我也沒阻止她,若她要做醫生或其他行業,我無法參與,做電影這一行的話,我一定能給她很好意見。」

袁煥玉伺機出書

立定志向,她不靠父蔭,參與專放獨立電影的座談會,主動結識年輕導演吳浩然,和他一起度橋、傾劇本,從而輾轉認識另一位導演甄栢榮,獲邀加入新片《夠殭清道夫》成為編劇,Ashley憶述,那是一五年夏天:「最初寫劇本要很密集去傾,傾到凌晨兩、三點,乘的士回家好煩,有段時間索性搬去公司睡,買了那些給難民睡的牀,睡到周身骨痛,還要出外面沖涼!」父母知道是工作需要,對女兒投以百分百信任,章國明笑言:「她在大學寄宿,試過一年沒有見過面!」第一次投入長片製作,擴闊了Ashley視野:「之前拍短片,沒見過怎樣處理動作場面,這次同時叫三組武術組開工,很精采;導演在現場要處理很多事情,不止於創作上,還有很多人事方面的溝通,面對機燈組、梳化服,所有人都比新導演更富經驗,如何跟工作人員溝通、取經,是一大學問。」

積極偷師,乃因她亦朝着導演目標進發,入圍鮮浪潮以七萬元拍成廿五分鐘短片《命懸一念》,將於今年三月公映。「焦點放在接聽防止自殺熱線的義工,每一日面對生死危機,其實接線生本人都有好多壓力與內心掙扎。」說來巧合,父親是執導者,母親亦是說書人,袁煥玉已寫好四萬字共十篇小說,伺機出書。「〇六年媽媽去世,藉文字抒發感觸,第一篇講母愛,加入一點奇幻元素,其他短篇則有講男女感情,由於自小喜歡畫畫,每篇還會加入插圖;本來想過趕今年書展出版,但後來覺得不應為趕而趕,反正書展有那麼多勁人出書,未必可突圍而出,不如慢慢做到最好。」這個循序漸進的心態,Ashley亦照單全收:「我有些故事想拍出來,但執導一部長片,能力要再鍛鍊一下,現在先專注編劇,在拍攝現場繼續參與,取多些經,希望電影成為我的終身事業。」●

章國明獨門育兒訓練 章彥琦傳承投身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