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旖旎舊上海風情 黃景珍為家居大膽着色


  • 黃景珍向來喜歡寵物,之前養的斑點狗年邁離世,至今仍然非常掛念,現在所養的貴婦狗Bebe兩歲,她亦視如女兒般看待。

  • 黃景珍亦喜歡下廚,熱情好客的她不時會邀請好友回家聚餐。

  • 飯廳的雙門掛畫,關上門後像一隻窗,開門後見到一幅街景畫,猶如走進另一個世界。

  • 相中的景珍只有一歲大,與父母攝於南京,黃爸爸年輕時喜歡攝影,後來更親手為黑白照上色,非常有紀念價值。

  • 仁美清叙於九一年由一班亞姐創立,一度停辦又復辦,副主席黃景珍一直是該會的中流砥柱。

  • 書房佈置清雅,木百葉窗簾配中式傢俬,充滿書卷味。

  • 套房由兩房打通而成,附帶一個開放式套廁,陳設富舊上海風情。

  • 套房內的衣帽間有一列訂造衣櫃,衣物亦收納得井井有條。

  • 黃景珍於南京出生,〇六年返回家鄉旅遊時在畫展買了這幅得獎作品《踏雪尋梅》,她很喜歡這畫的意境及富古典美,多年來一直掛在睡房。

  • 除了中國風,黃景珍亦喜歡不同民族風的手工藝品,在土耳其旅行時買下這幅拼布掛飾,與她的家居風格亦顯得非常協調。

仁美清叙副主席黃景珍向來鍾情中國風,為了擺脫中式家居予人太老氣又沉重之感,把牆身用顏色來點綴,客廳黃色、睡房是紅色及書房是綠色,將家居注入豐富色彩,雖然當初油漆師傅非常反對她以暗紅色作為房間牆身顏色,除了極力游說還半帶恐嚇指住宅會變得陰氣重,不過她自言是基督徒,沒這些心理負擔,堅持自己所喜歡的,最終亦打造了一間充滿舊上海風情的女人味家居。

黃景珍的家位於九龍塘低密度住宅,單位實用面積八百多呎,雖然樓齡已經有四十多年,沒有電梯、會所及豪華大堂,但仍感受到七十年代初中西交融的建築風格,單位享有高樓底,間隔四正,兼且全屋不設窗台,實用率非常高。走進其家居,很難相信眼前簇新的裝修已有十二年歷史,而且一派中國風設計,就算經過歲月洗禮,依然沒有半點過時的感覺。黃景珍坦言家居裝修完全按自己喜好進行,沒有找室內設計師,甚至沒有裝修判頭,只是膽粗粗地直接找師傅施工。

開放式廁所

「之前舊屋裝修過,算是有點經驗,今次直接找來泥水、木工、水喉、電燈及油漆師傅來施工,由於沒有設計師及判頭幫忙在中間協調,全部要自己跟師傅夾,費了不少勁,整個工程用了半年時間。我沒有讀過室內設計,但喜歡顏色的運用,我以顏色來區分不同的空間,油漆顏色是專門找日本油漆公司調校的,客廳是非洲黃,房間是烈火紅,書房是蒜綠色,每種顏色都調了幾個不同亮度的版本,我回來請師傅試漆上牆,因為當漆上牆身後,受到現場環境光線影響,顏色又會有不同,一般牆身底色是白色,但我的牆身底色是灰色,因為白底會令表面的油漆顏色顯得淡色,感覺不夠實在。傳統師傅一定建議客人用素淡的油漆顏色,師傅也跟我說房間用暗紅,容易惹污糟嘢,不過我是基督徙,沒有這些包袱,所以還是堅持自己喜歡的。」

單位間隔原為三房,目前單身的黃景珍考慮到自己的生活習慣,將間隔有所調整,「我將其中兩間房打通為一間大套房,一邊是寢區,另一邊是衣帽間及套廁,由於我一個人住,不用考慮私隱的問題,所以套廁亦改為開放式。至於擺放的中式家具大部分是買現成的,看見喜歡就逐件買回來。家中的掛畫不時都會更換,可營造新鮮感,去外地旅行見到喜歡便買下來,不過全屋的裝修起點,都是源於掛在飯廳的雙門掛畫,這幅畫是很多年前在深圳買回來的,一看見已經很喜歡,可以把門關上,打開門又有一幅街景畫,我覺得放在飯廳非常適合,周邊的家具及牆身顏色都是用來襯托它的。衣帽間的黑白相是爸爸以人手上色而成,兩張都是父母跟兒時的我合照,當時我們一家人仍未來香港,於南京拍攝,爸爸在國內是西醫,來港後當上中醫,他很喜歡攝影及黑房沖印,我覺得他其實很有藝術天分,這兩張舊照對我來說都很珍貴。」

黃景珍八五年參加無綫的健美小姐並取得第四名,八七年參加亞姐再勇奪季軍,她在入行前已經擔任模特兒,三十多年來沒離開過本行,目前仍是行內知名fitting model,曾為不少國際知名女裝品牌試身,「雖然參加過兩次選美,不過我覺得對我的模特兒工作其實沒太大幫助。我在九七年離婚,有段時間都很迷惘,不知自己是否可以一個人生活,我十多歲已經做模特兒,但是行天橋不可以行到老,幸好我有宗教信仰,神又幫我安排得很好,做到現在仍有設計師找我fitting,我不敢說自己身形比人好,我相信最重要是平均,其實fitting model不需要身材突出及完美,因為所著的衫隨時要製造幾十萬件,是要讓市場上大部分人適合穿。」

 

■ 撰文:Kelly Check/攝影:洪志富

打造旖旎舊上海風情 黃景珍為家居大膽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