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自動手改建安樂窩 林韋辰打造和風飲茶室


  • 林韋辰的家線條分明,落地大窗,採光度十足。

  • 大廳用了深色系為主調。

  • 小露台經常接觸太陽,林韋辰決定裝上隔熱板再種上植物,為小露台降一降溫。

  • 喜愛養生的林韋辰,對茶道也略有研究。

  • 來自雲南的茶餅,是主人家的珍藏。

  • 長頭髮、戴眼鏡一度是林韋辰的形象,因此他特意把海報保存了下來。

  • 朋友送從日本和波蘭購入的酒。

  • 林韋辰是佛教徒,法號「釋定峰」,他在家中一角放置佛像和經文。

  • 一樓和二樓樓梯間的連接位置,掛滿了不少林韋辰和媽媽、家人的合照。

  • 樓梯轉角的水種植物,為家居增添一份生氣。

  • 主人房空間寬敞,擺放了大牀和梳化後仍有地方走動。

  • 主人房另一面是化妝間,連接浴室和衣帽間。

  • 衣帽間上中下三層,儲物空間充足。

  • 電視機旁放置了啞鈴,方便林韋辰隨時在家也能健身。

  • 林韋辰注重飲食,雪櫃貼滿了各種食物營養的攝入量。

林韋辰(Gilbert)一三年離開亞視後,轉到內地發展。兩年前,他為了照顧患病的母親,遷入上水古洞。新居樓高三層,面積近二千呎,空間十足,非常方便熱愛運動的他。原本單位只有簡單的裝修,喜歡親自動手的林韋辰於是一點一點地改建,打造自己的安樂窩。

林韋辰去年宣布三度回歸無綫,亦逐漸把事業的重心搬回香港,談起回歸的決定,他說:「主要是因為媽媽。那時候她身體不好,雖然不是什麼嚴重的大病,只是身體機能退化,但經常要進出醫院、量血壓、驗血等監察着身體。之前在內地居住,上上落落很不方便,新居很近北區醫院,便接她回香港一起住。新界地方大,空氣好,適合媽媽休養。加上自己是個運動狂,經常游水、踩單車、打網球等,亦需要空間放置運動器材。」

林韋辰的居所屬於低密度住宅,小白屋的歐陸設計幾亮眼,地面車房放置了他四架單車戰車,在轉角位置拾級而上便來到大門口,推開木製大門走進大屋,屋內的線條層次分明。一樓是大廳和廚房,二樓是主人房和客房,三樓則是工人房連天台。屋子以深色系為主調,深灰色的木地板配上深啡色的家具,大廳盡頭的和風飲茶室尤其吸睛,原來是林韋辰的精心設計,「我喜歡簡單、整潔的設計。這個位置本來西斜,很多人會安裝窗簾阻擋陽光,但我不想浪費窗外綠樹林蔭的景色,所以我特別在大窗上貼了降溫紙,再安裝多一扇向兩邊敞開的木門,營造和式的感覺。現在下午時間,我都喜歡坐在這裏看看劇本,沖沖茶,陽光從後面來,光線十分充足。我還特意製造地台,把茶室升高,增加儲物空間,又有分隔大廳和飲茶室的作用。」

由一樓走上二樓,中間有一道玻璃小門可以走出小露台,是林韋辰正在努力改建的地方,「小露台是一塊半露天的石屎空地,我正打算把它改變成小花園,用作招待朋友。有不少好朋友都住在新界,例如黑妹姐(李麗霞)、吳岱融等,平時他們來到聚會都會在頂樓天台燒烤,但因為我的廚房在一樓,準備食物的時候要由一樓走上三樓,來來回回有些辛苦,改裝小露台正好解決這個問題。首先把園藝木條鋪在地板和牆壁上,隔熱之餘又美觀。之後種上植物,最後放置枱凳就可以變成一個美麗的小花園。」

迎合生活模式

離開小露台再往上走,便是林韋辰的主要活動空間,牆上掛滿了他過往工作的點滴和家人的合照,尤其是一幅林媽媽的黑白照特別顯眼,「媽媽今年初去世,八十六歲,那時候正在拍《踩過界》,又因為醉駕被罰停牌,帶着媽媽不停出入醫院,很累。一樓的走廊、主人房是我主要的活動空間,是自己的地方,所以想擺一些自己想見的人的相片,全部的相片都是自己沖洗,自己掛。買入單位後沒有大規模的豪裝,反而是小部分小部分的改建,迎合自己的生活模式,花的心機、時間比金錢更多。」

 

■ 撰文:Faye Leung/攝影:張保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