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詩介入婚姻 男友前妻哭訴「沉淪四年走出陰霾」


  • 問Cady當年抑鬱為何不去看醫生,她說醉了的人不會認自己喝醉,抑鬱的時候也不知道自己有病。 

  • Cady和Peter當年一起報讀人生課程,二人關係一度有改善。

  • Cady參與《關你家事》,對於第一次上電視心情很緊張,男友(右四)到現場支持,她在鏡頭前說出心中所想,對自己當日表現滿意。

  • 黃宇詩視Peter為終身伴侶,Cady未能送上祝福,不過現任男友提醒她,如能祝福對方就提升了自己的境界。 

  • Cady不時到Elsa的中心做義工,認識了現任男友。 

  • Cady的子女當年為了挽救父母的婚姻,也有出力,希望爸爸回心轉意。

  • Cady生日,三個子女跟他們一同慶祝,她說這種快樂勝過金錢。

一一年,黃宇詩被傳媒揭發戀上測量公司董事彭慶餘(Peter),據知當時彭是有婦之夫,但黃宇詩否認是第三者,更揚言會即時斬纜,但時間是最好的證明,隨着Peter於一四年正式辦妥離婚,二人關係浮面,堅稱不是第三者的黃宇詩承認與Peter拍拖,並視他為終身對象。本刊收到消息,Peter前妻Cady(前名Molly)接受無綫新一輯綜藝節目《關你家事》邀請擔任嘉賓,大談小三介入婚姻令家庭破碎;本刊聯絡Cady接受訪問,說到往事,她亦難忍淚水。

由張志明監製的綜藝節目《關你家事》將於六月五日首播,節目以素人的家事帶出社會上各種層面的家庭問題,節目中以專家身份參與其中的人生教練林希樺(Elsa)是促成節目的發起人,她說:「很多家庭問題,其實是因為欠缺溝通和沒有尋求適當指導,其實只要其中一方肯站出來,肯作出改變,很多關係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扭轉,過往我的中心有很多成功例子,我希望透過我學生的故事,可以感動全香港的觀眾,帶出正面的信息,亦很多謝無綫和監製B哥的支持。」

節目中分享的真人真事,話題涉及兩代關係、夫妻,兄弟和一對準新人等,其中一集的主人翁Cady因婚姻出現第三者,節目中並沒有指名道姓,但透露了小三是名人之後,由於類似的新聞不多,只要到網上搜索,也不難發現黃宇詩的名字和Cady的相片,傳媒亦曾拍下黃宇詩跟Peter的相片;本刊多番聯絡Cady,她起初不願接受訪問,但最終被誠意打動。

Cady說:「其實我之所以答應做節目,分享我的故事,是因為小三問題在很多人身上都有發生,是社會問題,而我希望藉着我的故事,讓面對同樣問題的人要懂得主動尋求幫助,因為身邊有人支持是很重要,如果因此有抑鬱更應該去看醫生,我就是因為不懂得面對和釋放自己,一個人胡思亂想,沉淪了四年,還閃過自殺的念頭,看到有很多新聞因為婚姻出現問題而自殺的個案很多,我覺得我以過來人身份分享,大家更有共鳴,以前不想公開講,某程度上是因為子女年紀小,現在大女和兒子都十七、八歲,細女都七歲了,他們會明白,過往每隔一段時間,『第三者』有宣傳就重提一次,那我就一次過說個明白,希望事情有個了結,我亦不會覺得自己被利用。」

小三稱Cady前夫BB

Cady十九歲奉子成婚,多年來專心照顧家庭,視家庭是人生的全部,事發前她已發覺跟丈夫關係疏離,問題在於不溝通。「結婚時年紀小,不懂得跟前夫相處,我的性格易忟憎,做事急,前夫是個少說話,做事較慢的人,我們會因為意見不同而有拗撬,最初以為不說話,大家靜靜地就算,但原來他將問題都放到心裏去,我希望創造一個幸福的家庭,於是報讀人生課程(不是Elsa公司),希望了解自己的長處短處,課程中學了與人溝通,我覺得課程不錯,叫前夫一齊上堂,我們當時關係有改善,大家都開始願意聆聽對方的說話。

「一段時間後,不斷有新生加入,『第三者』也來到上堂,跟前夫上同一個課程,他們是這樣認識,當時我已成為support team的成員,前夫變成我的學生,最初因為他們以小組分享為名開group chat,常有聯繫和分享,我是可以接受的,後來發現不對路,他們的小組聚會,我不能出席,其他家眷又可以去,前夫說不出原因,我們為此有爭執過,他在家裏跟第三者常玩視像通話,當我行近就會立即收線,到最後我發現第三者傳來的信息,稱呼我前夫做BB,我覺得不能接受,當時中心很多人都知道他們已在一起,但前夫仍堅決否認關係,這段時間我好辛苦,細女當時只有歲半,為了自己的家庭和子女,我多次挽救婚姻,但他不願意傾談下去,後來更搬走了。」

前夫搬走後,Cady情緒很低落。「這段時間我很抑鬱,有時子女說想念爸爸,覺得爸爸仍在電腦枱工作中,我就忍不住衝入廁所哭,子女每一晚入睡後,我都會到露台哭到累了才去睡,但我根本無法睡得好,半夜經常扎醒又會發噩夢,我不想跟人接觸,是不想聽到閒言閒語,又經常胡思亂想,曾經很糾結對方出身自破碎家庭,她的媽媽是因為第三者介入而離婚,她也曾是受害者,為什麼她可以做出這樣的事情,破壞別人的家庭?我閃過自殺的念頭,又想過將三個子女交給前夫撫養,當時好友當頭棒喝,說沒有爸爸子女已夠賤,沒有媽媽的子女更加賤,我也明白前夫根本沒時間照顧他們,我要負這個責任,沒有任何人比自己的骨肉更親,我一定要教好他們,但事發後四年來,我一直擺脫不到陰影和創傷,唯一安慰的是奶奶曾提議由她代我出頭找這個女人。」

遇到愛惜自己的男人

Cady一直等不到丈夫回心轉意,最終也要清醒過來。「其實我們三個人當時都在困局,第三者和拋妻棄子的角色都不好做,當我抽離做一個旁觀者,就知道不能再沉淪下去,糟蹋自己的人生,女人一定要堅強,要愛自己,我告訴自己要活得比你好,我知道要跳出來一定要靠自己,於是我開始行山,做義工,不再介意別人的說話和目光,我有一班好朋友支持和開解我,如果當日一開始不封閉自己,不作胡思亂想,可能會更快走出困局,我很感恩失去了這段關係,令我以後懂得跟男人相處,一路上遇到害過我,罵過我,讚過我和支持過我的人都令我成長。」

曾有報道指Peter沒有給Cady贍養費,她說:「有贍養費,但不足以支付所有開支,我是需要工作的,當時做地產經紀,不是常常外出工作,有工作時大女兒經常幫手照顧弟妹,離婚時我是沒分他的身家。」一五年,Cady的子女想跟爸爸住,她覺得讓孩子多親近爸爸是好事。「前夫不是一個好老公,但他都可以做一個好爸爸,過往因為心情不好,只要子女做了我認為不對的事,會用一些很重的惡言傷害了他們,我也很想跟他們說聲對不起,希望他們原諒,我也希望他們知道,對他們的嘮叨都是出於愛和關心,當時他們最想我找到一個伴,鼓勵我識男朋友,細女仍然跟我住,因為她覺得如果她都走了,就沒有人陪我,她很窩心。」

去年底,Cady終於再墮愛河。「在Elsa公司做義工認識了我的男朋友,初時拍拖都有點害怕,我很感恩能夠遇到一個愛惜我的人,他都是個有經歷的人,我們之間會更懂得體諒對方,互相支持,細女很贊成我拍拖,說多一個人疼她是好事。我有再婚的想法,但不心急,不會再像以前因為有了孩子而結婚。」

對於Cady參與無綫節目,黃宇詩坦言收到消息,她說:「她有自由做任何事,我沒辦法阻止,亦不關我事。」有沒有擔心對方的言論?「無得擔心,我對她所說的任何話都不會有任何回應。」

黃宇詩介入婚姻 男友前妻哭訴「沉淪四年走出陰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