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珮珊引退之謎 郭鋒聞愛妻之名哭崩


  • 病魔在短短兩個月內奪走愛妻生命,郭鋒聽到「珮珊」兩個字已經肝腸寸斷。

  • 此情不再,郭鋒在愛妻走後留下的是無盡思憶。

  • 郭鋒和歐陽珮珊一九七七年九月九日結婚,取其長長久久之意。

  • 張雷和郭鋒夫婦毗鄰而居,晚上看到好友家中有燈光才安心。

  • 母親是戲劇發燒友,耳濡目染激發珮珊的表演慾,更為演出而中途停學。

  • 郭鋒和歐陽珮珊因為合作拍劇擦出愛火花。

  • 「麗的汪明荃」在《孖生姊妹》初遇正牌汪明荃,刻意安排在時裝店穿同一套衣服,面對面如照鏡一樣。

  • 初出道時,司聰覺得珮珊有點冷,多年後在《滿清十三皇朝之皇城爭霸》合演母女,方覺她是外冷內熱,「我們有什麼演出不對,她都會開腔提點。」

  • 珮珊在《執到寶》演正懷孕的銀行職員,經常為勸當護衛的老公林子祥辭職而耍花槍。

  • 梁家仁偕珮珊於《神鵰俠侶》分飾中年郭靖與黃蓉,深入民心。

  • 《一劍鎮神州》造就陳善之與珮珊首度合作,在城門水塘拍結局戲,郭鋒特來探班。

  • 再與珮珊合作《柳毅傳書》,陳善之說她的個性不變:「叫她梳什麼頭、穿什麼衣服,沒說一句,通統照做。」

  • 在麗的鋒頭不及李影,但佩珊也曾參演不少大劇,如在《三國春秋》化身貂蟬,跟演呂布的潘志文鬥戲。

  • 繆騫人突然辭演,李添勝說無可奈何,《網中人》結局必定是周潤發與鄭裕玲結成一對,最後珮珊與鄧碧雲(程緯母親)同遭綁架,為掩護發仔而命喪斧頭下。

息影多年的歐陽珮珊,上周日(七月九日)因肺腺癌在養和醫院病逝,享年六十三歲,定於三十日在九龍殯儀館舉行安息禮,三十一日出殯,由於郭鋒和歐陽珮珊是虔誠基督徒,喪禮將以基督教儀式進行。歐陽珮珊雖是無綫花旦,但覺得公司永遠不把她作第一人選,有感「天生是二奶命」,於九四年決定離開娛樂圈,改為鑽研針灸及氣功,開班授徒教人以氣功治療痛症,與丈夫郭鋒是圈中出名的恩愛夫妻。

歐陽珮珊病逝的消息來得非常突然,令喜愛她的觀眾難以置信,圈中人驚詫不已,甚至和他們夫婦熟悉的朋友,聽到珮珊姐去世的報道都以為是謠傳,紛紛在WhatsApp羣組向郭鋒求證,郭鋒簡短的回覆證實太太已經去世,當大家問他有什麼需要幫忙時,他表示有心,已經安排好;有傳聞指他傷心過度,沒有回到位於清水灣的寓所,朋友都很擔心,但知道這段時間最好的安慰方式,就是讓他安靜,所以沒有在羣組內多問。

張雷和郭鋒、歐陽珮珊是鄰居,當年他與歐陽珮珊合作無數,又曾經和郭鋒去馬來西亞發展,張雷對本刊記者說:「郭鋒有回家,我從窗口可以看到他家,我每天晚上都會看看他有沒有開燈,這幾晚都看到他開燈,知道他在家應該沒事,這個時候最好不要打擾他,如果有任何需要,他會主動和我們聯絡,發生這種事大家都很難過,實在想不到珮珊會突然離開。」由於大家相鄰而居,張雷經常見到郭鋒和歐陽珮珊出入,有時郭鋒會約他歎功夫茶,張雷很多朋友跟歐陽珮珊學氣功,都表示她功夫了得,學習後對身體的痛症很有療效。

張雷經常在寓所附近跑步,歐陽珮珊每次開車經過見到,都會停車和他打招呼閒談幾句,「珮珊有很多學生,平時工作很忙,就算回到家也要忙編排課程,所以朋友圈的聚會她都沒有時間出席,聽到她突然去世的消息我很愕然,講起來近兩個月都沒有遇到她,因為我忙拍戲,之前以為大家時間不合沒有遇到。」

有說不完的話

飽受喪妻之痛的郭鋒把電話關機,但有透過WhatsApp對外聯絡,他與本刊記者通話時,表示現階段沒有什麼好說,一提起「珮珊姐」他已經忍不住嗚咽着說:「不要再說啦!對不起,我要收線啦!」心情非常激動,泣不成聲,隨後他再透過WhatsApp回覆,表示知道朋友們都很擔心,他多謝大家心意,請朋友們放心。

郭鋒之前在馬來西亞拍戲,曾在當地投資生意,有很多朋友,兩夫婦也經常往當地探訪朋友,三個月前去馬來西亞訪友,期間歐陽珮珊突然暈倒,送院救治時,醫生為她進行了三次開腦手術,在後腦發現有壞組織,情況穩定後郭鋒帶太太回港,接受進一步診斷,證實因為肺腺癌擴散影響到腦部的血管,才出現中風迹象;肺腺癌是肺癌的一種,大部分位於肺的周圍部分,因為早期沒有明顯病徵,所以容易被忽略,當確診時往往已經是末期。

郭鋒和歐陽珮珊結婚四十年,是娛樂圈的模範夫妻,兩人並沒有兒女;當年因為歐陽珮珊是麗的電視當家花旦,郭鋒名氣不及太太,很多人都不看好這段婚姻,認為他們的婚姻不會持久,但兩人恩愛相隨絲毫不受影響;七四年首次合作《喜怒哀樂》時認識,幾個月後再合作《無語問蒼天》做男女主角,劇中飾演聾啞人士,因為「無語」,透過眼神、動作、態度,反而將兩人的心靈緊扣。

當觀眾知道歐陽珮珊要嫁給郭鋒,很多人都替她不值,認為委屈了漂亮的當家花旦,但歐陽珮珊卻認為郭鋒本性純良、謙厚重情義,是那種身上只有十元,也可以全部借給朋友的好人,她和郭鋒一齊永遠有說不完的話題,所以一開始拍拖已經認定對方為終身伴侶;歐陽珮珊在郭鋒眼中,是有別於其他明星的女孩,他曾透露初次約會請歐陽珮珊吃晚餐,她主動走到附近大牌檔坐下來,只叫了一碗臘味飯,當時令他非常感動,覺得這個女孩很為他設想,體貼地為他慳錢,是不可多得的好女孩;郭鋒的父母是教師,他自小是虔誠基督徒,歐陽珮珊受郭鋒影響,婚前已經受洗,與丈夫一齊在教堂舉行基督教儀式的婚禮。

歐陽珮珊好戲,是當紅花旦,為何她沒眷戀娛樂圈?原來她經常臨危受命,卻被寫作「執二攤」,而珮珊姐覺得自己擺脫不了「天生二奶命」,在九四年決定棄視從商。最經典的臨危受命是《網中人》,劇集本來的設計是,程緯(周潤發)周旋於賀縈(繆騫人)與方希文(鄭裕玲)之間,片頭已預告方希文會從三角中淡出,萬料不到繆騫人中途辭演,編劇唯有緊急扭橋,既填補失去繆騫人後的枝節,又要推動程緯與方希文的感情發展,監製李添勝請珮珊救亡演區曉華時,先表明當前處境:「一定好坦白,實話實說告訴她,這個角色最後要死;對她,確實有點委屈、不公平,但無奈失去繆騫人,只能出此下策。」觀眾極度投入劇情,當程緯與區曉華發展感情戲,無綫與報館不斷接到投訴信,要求程緯投向方希文懷抱;那邊廂,珮珊又被冠以「執二攤」負評,這件事成為她在娛圈多年最難忘的記憶:「不少記者用詞比較苛刻、不禮貌,說我『執二攤』,我記得當時自己解釋得好好︱一間公司,這麼多劇集,身為演員,別人不演自己演,亦都不算執二攤,如果我沒分量,也不會找我去替另一位有分量的演員,後來還不時被提起,其實好多演員都遇到同樣事情,為何只是我?就是這件事,總令我不太順氣。」

傳聞傷害了她

頂替之事,接二連三。七八年單元劇《一加一》,明明片頭與石修合演一對的是陳玉蓮,播出時卻換上珮珊;八〇年甘國亮開拍《執到寶》,有說阿麗一角原屬馮寶寶,但因寶寶懷孕辭演,甘先生回應:「我無意澄清些什麼,當時情況太趕,立即要落實所有角色,何家聯好心急,千方百計去看誰人沒劇在身,又符合角色需求,便提議不同人名,不排除他有提過馮寶寶,聽到她的名字,我不會say no,但珮珊確實不是什麼執二攤。」劇中,珮珊幾乎全程扮大肚婆,時值炎夏格外辛苦,甘先生最記得她的獨特解暑法:「替她訂製了一件銀行制服孕婦裙,每逢空檔,她會第一時間脫下那個假大肚,將雙腳收於孕婦裙內,再戙高對腳『坐』在沙發上,這樣散熱會比較快,看起來像矮了一截,黃韻詩常取笑她是小矮人。」郭鋒陪老婆開工,常與馮淬帆於化妝間玩槍戰,「看見老公這麼頑皮,珮珊也沒有什麼,就這樣坐着看他與阿緊在玩,即使被黃韻詩取笑,她也完全沒問題,很大方。」

八四年接演舞台劇《柳毅傳書》,也有傳繼《白蛇傳》後,羅文有意再與汪明荃拍檔,汪阿姐卻不想演,結果由「麗的汪明荃」接棒,甘先生替珮珊不值:「這樣的傳聞傷害了她,令她看來永遠是第二選擇,但她的性格就是不想爭取,早在拍電影的年代,她已出名不爭風,有人替她肉緊,說這樣無法大紅大紫,但這些意難平的說話,從不曾出自她的口中;在無綫,她不是沒子彈、沒籌碼,真心去爭取的話,監製們不會不理睬,但她就是不計較!」

姑勿論羅文是否欲與汪阿姐再接再厲,實情是籌備《柳毅》,第一個埋位排練的女主角是余文詩,只惜大半年仍未達羅文要求,有天如常返排藝社,從未現身的珮珊已在,羅文親作交代:「歐陽珮珊將是這齣劇的女主角!」余文詩為此哭了很多個晚上,自責沒好好把握機會。

當日羅文得力助手林耀瓔(Terry)解畫:「舞台劇向來有AB角,《柳毅》本來計劃公演更多場次,所以有余文詩,亦有珮珊姐,在主辦單位華星看來,珮珊姐自然在票房上較有號召力。」珮珊曾習粵劇北派,又有中國舞蹈根底,最大問題出自唱功,羅文直指她只有登台水準,Terry說:「歌曲完全遷就她的Key、唱腔,又分別嘗試日間或晚間錄音較好,以前沒有電腦輔助,真的要逐粒字、逐粒音執!」苦練大半年後,珮珊進步神速,新馬師曾看過在《歡樂滿東華》一段折子戲,曾力邀珮珊合演粵劇,但她沒有答應。「當時剛剛興起拍video,出了新款攝錄機,我便在利舞台二樓set機,拍下作檢討之用,同時郭鋒又買了一部,我set機、你又set機,他要霸個靚位拍吓靚老婆!」一二年,羅文逝世十周年,無綫與港台均想珮珊姐出山,暢談昔日合作點滴,卻遭她一口婉拒。

治癒鮑姐面癱

約滿無綫,長期空等好角色的她,已想乘時退出娛樂圈,在亞視誠意打動下回巢,可惜再一次事與願違,在拍攝《滿清十三皇朝之皇城爭霸》期間,她已向同劇演員林司聰表明去意:「我演她的女兒,有很多對手戲,有一次在庭園等埋位,她忽然對我說,這將是自己最後一齣劇,我問為什麼,她說:『我天生二奶命,他們(電視台幕後)明知我做到,我亦確實真的做到,但永遠不會將我當作第一人選!』我傻傻的,再問打算做什麼,她說準備開美容院。」基於亞視出重金挽留,珮珊決定續約兩年,狀況沒太大改變,九四年演罷《宋氏姊妹》,便全身引退鑽研氣功與針灸。

收入銳減,卻無阻她轉行的決心。九三年,鮑起靜拍攝《馬場風雲》期間突患面癱,她主動伸出援手,鮑姐憶述:「累得透支,有一晚被冷氣吹向面,有點冰冷感覺,翌日拍法庭戲,譚炳文不斷講笑話,我驚覺笑不出來,半邊面不能動,連忙看中醫、西醫、針灸,整整一星期也沒好轉,因為有一邊闔不到眼,不停流眼水,珮珊主動問:『介意讓我醫你嗎?』她很好,明知我這個樣子不想上街,她天天來我家,用一枝好像筆的東西去電面癱的穴位,一星期後眉毛一郁,有回感覺,她說穴位已慢慢通了,接着我去她的診所,再電一星期後已痊癒了。」每遇痛症,珮珊也會替鮑姐施梅花針放血,丈夫方平的膝患亦因此治好。「郭鋒經常叫我練氣功,但時間總配合不來,前陣子剛合作《同盟》,還打算忙完湊孫,九月後可以開始練……」鮑姐慨嘆不已:「她演過那麼多好戲,又努力去學中醫造福人羣,在診所看到有些病人,臉是黑色的,她叫我別掛心,會治好的……她真個不可多得的好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麗的汪明荃」

歐陽珮珊原名陳潔英,八歲拜師學唱粵曲及練習北派,及後再學中國舞蹈,經友人介紹下,十歲在夜總會表演舞蹈,對演藝界興趣日濃,十六歲獲邀參演處女作《瓊花仙子》,以藝名「歐陽佩」出道,隨着粵語片衰落改拍國語片,易名為「歐陽佩珊」,七五年加盟麗的,再改作「歐陽珮珊」,期間參演《半生緣》、《三國春秋》《大丈夫》、《十大刺客之秋瑾》、《追族》等劇集,出身自麗的第二期藝訓班的林司聰說:「我在實習演出的時候,珮珊姐已是花旦級,她話不多、很文靜,常常獨個兒坐在化妝間親手化妝,甚少見她和其他人打交道。」

珮珊有「麗的汪明荃」之稱,七八年跳槽無綫後,愛玩的甘國亮安排她加入《孖生姊妹》,穿梭於兩個汪明荃之間,大玩錯摸,甘先生說:「所有人都說相像,不過似樣還似樣,始終是不同個體,正如很多人對女藝員存在某些『歧見』,覺得她們一定麻煩、貪靚、難服侍,這些卻從不曾在珮珊身上發生,她絕不計較、不麻煩。」沒有夾口供,曾與珮珊合作《一劍鎮神州》的陳善之,亦大有同感:「聽招仔(監製招振強)說,她起初對伊蘭這個角色有點抗拒,感覺有偏激、反派成分,但聽完招仔講解後,她再沒有扭計、半點不高興,落力去演好角色;畢竟是粵語片出身的藝人,她很有『衣食』。」歐陽珮珊於無綫十年間拍了近四十套劇集,演出角色深受觀眾喜愛,包括《楚留香》、《網中人》、《上海灘》、《發現灣》、《新C.I.D.》、《執到寶》、《警花出更》、《神鵰俠侶》……其中她演的中年黃蓉,至今仍令觀眾念念不忘,認為她是金庸筆下中年黃蓉的最佳人選。

 

■ 撰文:翟浩然、徐雲/部分圖片:明報

歐陽珮珊引退之謎 郭鋒聞愛妻之名哭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