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三億賣楚留香還貸款 鄧兆尊談齊人生活:「女人是蠶食時間物體」


  • 現年五十歲的鄧兆尊保養得宜,他指愈緊張的東西愈會失去,他一向追求自由,現在有三位女朋友,最終便失自由了。

  • 鄧兆尊的三位女友,左起Carmen 、Claire與 Cherry,彼此相處和睦,更一起出席活動,與薛家燕合照。

  • 祥哥早在鄧兆尊小學三年級時,每晚兩父子傾談至凌晨三時,祥哥傳授人生經驗予兆尊,故兆尊覺得有使命及責任照顧家人。

  • 祥嫂與四位兒女的感情大起大落,鄧兆尊形容母親仍是一位小妹妹,不過他指要尊重母親,不會在她的行為上給意見,只會在旁照顧。

  • 鄧兆尊與好友一起慶祝五十歲生日時,三位女友同場出現,彼此感情不錯,不過他卻指女人是蠶食時間的物體。

  • 鄧兆尊的手提電話wallpaper是三位女友在醫院首次見面時的合照。

  • 鄧兆尊指出售楚留香酒樓是一早部署的計劃,現時等律師處理文件,約兩、三個月便完成交易。

  • 鄧兆尊指財政的事務,交予胞弟鄧兆榮及胞妹鄧小艾處理,本周遺產稅上訴案開審時,兩人現身法庭。(明報圖片)

  • 鄧兆尊近日為奇妙電視拍《Learning男》,與主持鄺家銘及李尚正合作,兆尊指有一定的壓力,因他有帶領年輕一輩的責任。

已故慈善伶王新馬師曾鄧永祥在九七年病逝,但關於鄧家的新聞從來沒有停下來,由爭產事件,抑或是祥嫂與四位子女的感情時好時壞,都是讀者茶餘飯後的談資;今年七月,鄧家又有新聞,先是鄧兆尊為首的兄妹成功出售父親開辦的楚留香酒樓物業,接着遺產稅上訴案剛巧又在本周開庭。

鄧兆尊接受本刊訪問,對於家事常被報道,他也笑說:「我們是愛生事家庭。」說到家庭,現在有三位女朋友一起生活,被封為「現代韋小寶」的他,指自己無意結婚及生小朋友,更說:「女人是蠶食時間的物體。」

祥哥離世廿年,根據當年的法律,如遺產超過一千萬,便要繳交18%的遺產稅,祥哥長子鄧兆尊早在十多年前,曾指遺產稅高達八千萬,令外界推測祥哥的遺產高達四億多;不過身為遺產執行人的祥哥三子鄧兆榮及次女鄧翠玉(小艾),於一三年就遺產稅的金額申請上訴,案件在本周三(九日)在高等法院開審,是次上訴的爭議在於祥哥部分被徵稅資產是否屬海外投資,若是則不應納遺產稅,如上訴成功,可獲退回接近四千萬的稅款。對於稅務上訴,兆尊回覆本刊只說:「官司期間不能說任何事。」(另見詳文)

除了稅務上訴,鄧家在七月底成功售出父親擁有位於筲箕灣的楚留香酒樓物業,有指套現接近三億,鄧兆尊接受本刊訪問時說:「現階段等律師處理,要等兩、三個月才settle,現交由弟妹處理,我也是大約問問而已,不太擔心,(是誰決定出售?)大家投票的(指四兄弟姊妹),一早部署的,是十年計劃,只是遲了少少才成事,原本想賣地先(指西貢的地皮),但無可能,我是實事求是的人,高處未算高(指價位),而且是大趨勢,出售換來現金,有一個實際數,不是浮動銀碼,資產話屬於你,怎知將來的事,拿現金實際一點。(你之前說出售後分得三百元?)不會用(指利潤),套現後用來還loan,我不喜歡有欠款,我沒有用『阿公』錢,他們用而已,我可以自給自足。」兆尊說,變賣祥哥遺產的現金都放在一個銀行戶口,由四兄妹共同擁有,是「阿公錢」。

性格重情

 

鄧兆尊給人玩世不恭、衣食無憂的感覺,近十年沒有參與幕前演出,被指是「半退休生活」,他也笑說:「其實有做投資,我的花費不大,只是身邊的人開支大,我是負責找數那個人,我做什麼不用向外解釋,我常被人誤會,我的性格便是這樣。」

兆尊指自己的性格重情,親情及友情都非常重視,尤其是「小妹妹」母親,被問現在與母親的感情如何?兆尊說:「她是小妹妹,一個未開『心』及『眼』的小妹妹,我也不知是她生我?還是我生她?她有她的經驗是我看不到的,她用那套的方法在現今社會是非常蝕底,我作為後輩冇可能參與前輩的行為,這是尊重,她要這樣處理,我只可以讓她跌,以她的年紀應該不會跌得太傷,(與母親的感情大起大落?)有些事非常好笑的,有次與母親及胞妹去購物,因為母親說很少買衫給我們,行入店內就手指指說要這件要那件,我指其中一條是裙,她卻說兩份穿!四件衣服埋單總數十八萬幾,她頓時停一停,我與胞妹在後面只可『唉』一聲,她要『阿太』的架子是沒有辦法,其實買衫都應該問我喜不喜歡?她是長不大的小朋友,以前她的世界被記者包圍,是全世界最top那個(父親)旁邊的人,習慣了這模式,父親離開後,她仍要這光景,所以我只可讓她跌,我控制不到,我有與她傾過,她不接受,還說係咪駁嘴,我只可說唔係駁嘴。」

至於三位弟妹,兆尊覺得仍是心智不成熟,對於胞妹小艾,兆尊則說:「她有一種照顧人的癮,我之前瘦了廿磅,她說我身體有事,為了滿足她,我便去做身體檢查,剛巧又五十歲,可以照腸鏡,報告指我無三高無膽固醇,一切正常,她依然不相信,還說我一日飲四罐可樂,怎會無事?我只可對醫生講,我最大問題是不懂病,我對小艾說:『你們好命,有錢人才可以病的,我只可以死,不可病,真的是得閒死唔得閒病那種。』」

兆尊又用幽默口吻形容弟弟兆榮,「叫我買車,他覺得我喜歡白色,又喜歡林寶堅尼,原來那架白色林寶堅尼他已買了……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喜歡這種車款,不過車匙呢?其實我每次要用車,都會問他們有哪架車不用,外人以為我勁,其實是他們不用那輛我才用。」訪問當日,兆尊的手錶也是兆榮買的,兩兄弟同戴Rolex的Daytona,入門版要十多萬,兆尊說:「他要公平,用阿公錢買,他買鋼帶款,所以買隻皮帶款給我,其實母親之前都買過一隻八十萬手錶給我,我都很少戴。」

沿用父親方法照顧家人

 

兆尊現時隨心生活,其使命及責任是照顧家人,他說:「無辦法,早在讀小學三年級時,父親每晚要與我傾談,每晚傾至凌晨三時,早上七時我依然要返學,這種生活維持至中學,試問一個小朋友,每日比別人多上幾小時的課,怎會看人看得不通透?我十幾歲已有人生的歷練,父親將圈中人與事告訴我,我只是將父親教我的方法,現在用來照顧家人,我記得十九歲那年,我對父親講,想去夜總會見識,父親要我去完講給他知道是什麼一回事;一年後,父親說想去見識,我叫祥仔(阮兆祥)一起去,兩父子落樓時,有輛勞斯萊斯來接父親,我已覺得奇怪,到夜總會後,原來父親與老闆認識的,父親還問老闆:『我的兒子有沒有給你麻煩?』其實父親暗地裏做了好多事。現在我便是用這方法來照顧家人,我暗中會幫他們處理,所以我很少主動找母親及家人,等他們自己來找我,雖然我不喜歡表達關心,但會隨時候命;而家人都很怕找我,因為他們不會講贏我。其實我對朋友一樣,只會雪中送炭,朋友有事來找我,我一定幫。」

原來祥哥早在兆尊童年時,已將照顧家人責任交給他,兆尊說:「另一個(兆榮)做不到,側邊那個(母親)做不到,他(父親)是卸膊,卸落我身上,如果父親不是這樣教我,可能我真的變成二世祖,我有這樣的潛質,(父親改變你一生?)救了一個,救不到另一個(指兆榮),有一個potential咗,現在我便看住potential咗那個囉,好倦的,應該救他,要他反過來睇住我。」

對於家事常被報道,兆尊指不太喜歡,更笑說:「我們是愛生事家庭,不過是出於好意,無所謂,其實我只是一個普通的香港人,正常交代是可以的。」

無意結婚生小朋友

 

雖然兆尊很少在幕前出現,但戀聞卻經常被報道,因為他腳踏三船,而且三個女友相處融洽;兆尊大方承認有女友Carmen 、Cherry 及Claire,連祥嫂也笑他要復出養家,他說:「不是復出,只是奇妙電視找我,我都想與年輕一輩合作,年紀大都有一份使命感,將自己懂的東西教給下一代而已,(被封為「現代韋小寶」?)無所謂,我只需向身邊人交代,不需要向全世界交代的,在我生活起不到任何漣漪,這性格跟我一世的。」兆尊說自己從沒後悔,四人行的生活模式不會改變,亦不打算結婚,一切隨緣,「影響不到市容便可以(會否有第四個女友?)可能有十個呢,女人是蠶食時間的物體,一日只有廿四小時,今日出來做訪問,走了幾小時,回去都要交代,好麻煩的,這些長期合約,是菲傭合約,我是菲傭。」

夾在三位女朋友當中,兆尊有什麼本領能讓三頭家都和平共處?他說:「她們以為了解我,其實錯晒,當笑劇便算,(會否生小朋友?)她們自己都搞唔掂,生出來的小朋友都不會成熟,生小朋友是雙方面的,真的沒必要,(若女朋友想生小朋友?)她們生出來便是一個籌碼,有能力才生,何必害了下一代,(身邊有三個女人,享受嗎?)不享受,不是好事,首先要放棄自由,現在我是極少自由,你估我真的好想夾在她們身邊,(男人多數享受這情況?)男人只享受偷,食錯嘢,男人最衰便是這樣,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愈聰明的人便死在愈簡單的事,總之難得糊塗會開心一點。」

據知三位女友同住灣仔區,兆尊閒時會三個住家周圍去,她們每人也有他的附屬信用卡,近日她們愈來愈相熟,連信用額也互用,兆尊也說:「她們喜歡先斬後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上訴案揭祥哥投資礦業

 

祥哥鄧永祥離世後,留下逾四億遺產,涉及遺產稅高達八千萬,次女鄧翠玉(小艾)及三子鄧兆榮不滿評稅金額過高,以遺囑執行人身份在一三年向高等法院提出上訴,案件在本周三開審。祥哥子女一方指出,父親在九六年九月把永祥大廈九成股權以1.1億出售予四子女名下的Citywin,管理租務事宜,而Citywin以承付票、即以簽署借據方式支付,到期日為九七年一月;而四人於〇九年才從父親友人uncle Chiu口中得知,父親出售永祥一個月後,便與肯尼亞商人Salis.G投資礦場,並將該1.1億元承付票抵押給對方,四人認為有關資產屬海外投資,不應包含在評稅金額內。原來uncle Chiu是前藝人梁小玲丈夫趙崇康,他在十日(周四)現身法庭作證,指九六年十一月在香港富麗華酒店見祥哥,祥哥告知已投資肯尼亞金礦,並向他展示兩份文件副本,及向他詢問投資意見。

而代表稅局律師就投資真偽盤問鄧兆榮,先指涉案礦場公司在當地根本沒有這間公司紀錄,而法官亦問兆榮兩度前往肯尼亞卻依然未知礦場在哪裏?兆榮則說律師意見是要求他首先核實投資真偽,案件仍在審訊。

齊人是這樣做成的

兆尊的手提電話wallpaper是女友Carmen、Cherry 及Claire戴上口罩平排而坐的合照,該照片是她們同時要看醫生,首次在醫院見面時拍下的,兆尊笑說:「似唔似三枝香?」電話殼則是孫悟空的圖案,他說:「我有時都覺得自己是唐三藏,收了她們三個回來。」記者問她們的角色?他說:「Claire是孫悟空,Carmen是豬八戒,沙僧是Cherry。」

究竟兆尊在什麼情況下做了齊人?原來Carmen是第一個,當時兆尊跟她拍拖,但Carmen有了新男友,對方給她許下承諾,她於是決定跟兆尊分手;隨後兆尊戀上Cherry,但Carmen因第三者未能兌現承諾,又返回兆尊懷抱,變了三人行,而Carmen與Cherry互相知道對方存在; Claire就最玄,兆尊說初相識只是普通朋友,不過Claire卻主動提供了一些連他也不知道的事物及人物電話,助他解決了某些問題,「所以我覺得她是上天派來,於是就一起啦!連Carmen與Cherry都指Claire最惡,因是上天派來的。」

 

■ 撰文:陳樂茵/攝影:張保祿/場地:L16(香港公園)

鄧兆尊獨家專訪楚留香新馬師曾爭產祥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