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黎燕珊按樓、劉永利市一封 兒子英國升學


  • 珊姐雖然不捨,但也明白兒子會有長大的一天。

  • 德權為方便打理,剪了一頭清爽的短髮,詠詩開心送機。 

  • 在起行前,珊姐和女兒提早與德權慶祝生日。

  • 德權中學畢業禮上,珊姐感觸良多。 

  • 劉永在微博上載妻兒相片,但前妻珊姐為他所生的一對子女就甚少聯絡。

  • 女兒出身,兒子赴英留學,珊姐寄情工作。

  • 珊姐主持的節目《朝拜傲媽》目前仍在播映中,陳美齡是嘉賓之一。

  • 珊姐演活金露露一角,她亦因此而戲癮大發。

黎燕珊離開亞視多年,一直以部頭形式跟有線和奇妙電視合作,外界以為她以邱德根契女身份,與邱家上下關係密切,往後的日子順理成章坐鎮有線,最終卻與無綫合作,簽約成為旗下藝人。原來令珊姐立定主意,是因為她在八月初決定讓兒子赴英讀大學,簽無綫可以再次拍劇,珊姐說:「一想到女兒出身,兒子又去了英國,我怕自己一個人會有抑鬱症。」

資源有限的亞視是臥虎藏龍之地,多年來一班藝人在「亞視精神,做到你暈」下,個個練得一身好武功,所以離開亞視的藝人,如:張家輝、萬綺雯、鮑起靜、田蕊妮和江美儀等往外闖都能幹一番事業,且備受無綫重用。昔日的亞視一姐黎燕珊,離巢後與有線和奇妙電視以部頭形式合作,目前由她主持的節目《朝拜傲媽》仍在播映中,邱達昌入主有線,不少人以為珊姐會有更大的發展,但九月份無綫的藝員名單更新後,多了珊姐的資料,她與無綫合作的消息因此流出,原來令她下定決心的是因為兒子出國留學了。

珊姐說:「女兒詠詩已經出身,現在是空姐,經常四圍飛;兒子亦於本周二離開香港,赴英國讀大學了,以往跟無綫可謂緣來緣去,兩年前時機未成熟,擦身而過,今次阿仔要赴英留學,又多謝樂小姐(樂易玲)和珍姐(曾勵珍)促成合作。」珊姐與有線和奇妙合作酬金可觀,提到與無綫拉鋸多時是否與錢銀有關,她說:「金錢並非我第一要考慮的事,價錢是滿意和開心的,以前兒子在港讀書,我要照顧他,所以時機不對,兒子提出到英國讀書的要求,從那一刻我的心情很忐忑,一方面很支持他有理想,另一方面捨不得他離開,一想到家裏只剩下我一個,日子很難過,我怕不習慣,又怕自己一個人會有抑鬱症,我知道我很需要工作填滿生活,加上去年有機會演了三十場舞台劇《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後戲癮大起,仔女很喜歡我演台上的金露露,還問我可否回到家都像金露露一樣,成日笑,很開心,很樂觀,很正能量,他們希望我能變成這樣,這番說話一言驚醒,做戲本來是我的夢想,我未參加亞姐時,是邵氏藝訓班的學員,但離開亞視後,已很久沒有拍劇,現在戲癮重新被挑起,好像吸毒般,不能止息,這就是時機到了。」

立即安排拍劇

 

據知加盟無綫後,立即被安排拍劇,珊姐說:「公司已經有工作安排,待他們正式宣布,過往做主持已經十年了,公司很尊重我想拍劇的意願,我也跟公司說,做什麼角色都可以,只要有得發揮,做乞兒婆都得。」

珊姐兒子是應屆IB考生,在香港申請大學學位,經Non Jupas程序,學位已經少,還要跟外國回流的學生競爭,雖然他的成績不俗,但仍然考不上心儀的大學,珊姐說:「我從來沒有想過送兒子到外國讀書,多年來我跟他和女兒三人行,是不可分割的,他一直給我的感覺都是打算在香港升讀大學,阿仔放榜後得到一個offer,有一間大學收了他,但不是他心儀的學校和選修科,八月三日那天,他很認真地跟我談了出國留學的夢想,原來在IB放榜前,他申請報讀了一間英國大學主修犯罪學,並已收到該校的取錄通知,但他一直沒告訴我,因為他很生性,不想加重我的經濟負擔,而且仍期待在香港可以考入心儀的大學,當知道派位結果後,他目標很明確,希望可以到英國讀書,在我不知情下微信了他的爸爸(劉永),說出了自己的夢想,並希望爸爸可以負一點責任,減輕媽媽的負擔。他亦曾經向學校查詢獎學金事宜,當時他向我列出學費和生活所需的清單,並且解釋了將來學成歸來的出路和入息等,問我可否借錢給他去讀書,他還承諾將來會償還學費,那一刻我覺得兒子真的長大了,變得很成熟,亦覺得他很生性,作為一個媽媽,兒子要最後衝刺了,怎會不幫他?我怕將來他會怪我,我亦不想自己日後會後悔,我就跟阿仔說:『你放心去讀書,這個家就交給我,你俾心機讀書就是了。』雖然我手上的現金足夠他三年的學費和生活費,但翌日我還是到銀行將物業加按,有此決定是一來按揭利息低,其次是不想影響目前手上的現金流,按契辦妥後,我就立即跟兒子申請Visa。」

拍廣告夠付學費

 

今年有大批準備赴英的學生,因為Visa遲遲未批,錯過了開學日期,珊姐兒子卻很順利。「我做事講求穩陣,申請Visa時,學姐說循一般手續已經可以在開學前取得Visa,但我還是多付幾千元做了優先證,所以兩個多星期就批出證件,因為我女兒做空姐,我們買機票很便宜,但我擔心用職員家屬票,不夠位時他不能上機,錯過了開學日期,於是買了全費的機票給他,可能是我這種性格,安全至上吧!我其實很想跟阿仔一起過英國,待他安頓才離開,但他說已經長大了,媽媽跟着有點難為情,所以我也不勉強了。」

問到劉永收到兒子微信,有否負責部分學費?珊姐說:「其實多年來,阿仔跟爸爸也有聯絡,不過比較少,今次他向爸爸提出要求,我是很愕然,亦知道他很殷切希望達成夢想,雖然他的爸爸未能分擔學費,但也給了一封利市支持,阿仔姑媽也封了利市以作鼓勵。」

珊姐兒子十月生日,一家三口跟兒子兩個好友一同為他提前慶生,本周二兒子離港。「其實阿仔兩個老友都是在英國讀書,但不是同一間大學,他們已約好在當地睇波,送機時我沒有哭,因為三個月後阿仔會放聖誕假返來香港,我跟他說如果他不回來,我會給他surprise,他應該不敢不回來。現在心情是百感交集的,但我不斷提醒自己,他長大了,要獨立,阿女知我情緒低落,近日都常陪在我身邊。阿仔去到學校後,拍了一條短片給我看周圍環境、宿舍房間、廚房、洗衫房和會議室等,他在超市買了什麼食物也拍給我看,他說那邊天氣很冷,我曾叫他帶多幾件羽絨,他不肯,現在知道味道,這些經歷都要他自己慢慢體驗,能夠去外國留學得來不易,我知道他會好好珍惜。」

珊姐為供兒子升學而按樓,幸好除了無綫的薪酬外,還有其他收入,她說:「剛剛接了一個養生館的代言廣告,有不俗的收入,足夠三年學費(不計生活費),這段時間對我來說發生了三件喜事,阿仔出國讀書,簽約無綫,又接了新廣告,我很感恩,這些都是神的恩典。」

 

■ 撰文:嘉栢/攝影:鍾漢平/服裝:Biba/場地:尖東薈

黎燕珊劉永兒子英國升學親子亞視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