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森美破例細談父母妻兒「不知為何常常哭」


  • 他從來不會太管束兒女,喜歡參加比賽就參加,最希望小朋友對自己有要求和追求。

  • 二十歲大學一年級入商台做兼職時,森美拍下第一個節目宣傳照,樣子很青澀,他也估不到可以在一間公司做了那麼多年,原因是很開心。

  • 太太當年犧牲自己的事業,轉做全職媽媽,悉心栽培一對子女,作為老公的他感激太太為家庭的付出。

  • 自己做了父母才知道爸媽的偉大,提起母親當年為他跪求學位,又忍不住落淚,笑言:「平日做戲哭不出,說起家人就哭不停。」

  • 兒子兩歲時,森美太搏命工作,結果錯過了很多相處日子,後來發覺子女大得很快,便把握親子時間。

  • 一對子女是名校生,兒子在英國入讀頭十名的名校,女兒早前則獲選參加美國萬通小太空人計劃,同樣品學兼優。

  • 《誇世代》中他與陳豪是好兄弟,與李佳芯有三角關係,兩位爸爸埋位時,傾得最多是湊仔經。

  • 他與陳豪為拍新劇《誇世代》練出六嚿腹肌,令人眼前一亮,但森美女兒不喜歡爸爸經常赤裸上身。

 

近期人氣急升的森美,在新劇《誇世代》與陳豪一段同性「hehe情緣」熱爆外,在剛播畢的《森美旅行團》亦在fb洗版,節目中,森美公開說出的愛妻宣言,觀眾大讚超浪漫,被封好老公代表!

從前的森美,很少談及妻兒,日前接受本刊訪問,卻落落大方,無所不談,平日嘻皮笑臉的他,提起太太、父母和剛赴英國升學的兒子,更情緒大爆發,在鏡頭前哭不停,「好擔心囝囝……好感激太太……好多謝父母……」原來森美也有脆弱一面。

森美坦言兒子學費上是有壓力,但相比起父母當年悉心栽培自己,他自知為子女付出的,只是微不足道。

森美在劇集《誇世代》大曬完美肌肉外,與陳豪的一段同性關係,甚至陳豪反傳統搶新郎一幕,引起觀眾熱論,大讚二人眼神曖昧搞笑;早前森美在旅遊節目《森美旅行團》中,對太太隔空示愛,亦感動不少人,皆因當時身在日本的他,幸運地在日落時遇上雙彩虹,立即想起了太太:「如果這一刻是同太太來的話,我會好開心……原來有時候要對方不在身邊,才覺得需要她。」

森美一向很少談及太太,皆因另一半陳雅嫻(Veronica)是圈外人,做丈夫的要尊重太太低調意願;二人結婚十七年,雖然森美曾受抑鬱症困擾三年,但兩夫妻反而更加珍惜對方。他的一對子女就讀香港名校,十四歲兒子曦樂已赴英國升學,是英國頭十名的名牌學校 Brighton College,十歲女兒曦童則在二千人選拔中,獲選參加「美國萬通小太空人計劃」,培育出一對品學兼優的子女,他坦言要歸功太太,「當然是太太功勞,我只是從旁輔助,太太以前也是時代女性,辛苦讀完書有份好工,要做全職媽媽都有犧牲和掙扎,眼見身邊女同學個個薪高要職,有時也有微言,平時我叫她師奶又不認,那一刻就常常說自己是師奶,在我口中當然是闊太啦!但太太犧牲當中也有快樂的。不過,有幾年太太很大壓力,尤其是教導兒子讀書,會發脾氣不停罵,我未曾見過她鬧一個人,就算不喜歡亦不會惡言相向,但就好似殺父仇人般鬧個仔:『做晒功課未?我叫你坐喺度呀。』我是當場呆了,她太愛小朋友,以為同小朋友講會聽,原來一次、兩次、三次都不聽時,就會控制不到情緒,我是感覺到她的辛苦,唯一可以幫的就是等我去罵,所以兒子不敢激嬲媽咪,因為會輪到我罵。其實兒子是有我的缺點,所以我很明白他,我有專注力不足和心散,女兒就似媽咪好乖,相比之下,在媽咪眼中仔仔就是外星人來的,實情是太太不知道以前的我是這樣,哈哈。」

森美小時已有專注力不足,但不算嚴重,只是比別人讀得辛苦,其他人用一小時,他就要花三小時,「當年會考,醫生也有問我成績,我說 1A5B,醫生就說幾好喎,你是天才喎,我想我是啦,哈哈。其實是要付出多一點努力,現在也容易發白日夢,就算背兩版稿,都要背很久,試過有一次有個記憶師跟我說,多飲水會有幫助,我就說『哎呀,早一點認識你就好啦。』然後,他就跟我說其實我們兩年前已見過,很尷尬,沒記性到這樣。」

跟太太有拗撬

今年,兒子已赴英國升學,每月學費四、五萬,一年五十萬,他坦言壓力頗大,如果兒子不去外國讀書,一家生活可以很好,自己又不需要很多錢,安穩就夠,電台的工作亦穩定,如果女兒將來又往外國升學,就要節衣縮食了,「兩個加埋十萬喎,大家以為我接騷真的賺很多?以為香港娛樂圈像八十年代般蓬勃?其實一年裏面得兩、三個月有 annual dinner,電台能給予穩定收入,但不是很多錢。我估計兒子最少讀六、七年,我負擔不到㗎,我跟他說,如果明年拿不到獎學金,就要返香港,哈哈。」

他本來反對太太為兒子鋪路到英國,覺得在港讀書沒有什麼不好,何必浪費金錢?但太太很堅持,她的想法跟大部分人一樣,希望兒子可以增廣見聞,「可能以前一些去外國讀完書的同學,好像拿了名牌,搵工會容易些,所以初時跟太太有很多拗撬,到最後去年考到間學校,我們交給兒子話事,他說不想去外國,由他啦;到今年他又考到,他就說想去,因為去年不捨得,今年捨得喎,原來同學都走晒去英國,由始至終並非不捨得我們,是不捨得同學,不過證明他長大了,讓他去闖一下,但講真,我真的不捨得,他走時,我喊呀!」

問他兒子去了英國多久?他突然眼濕濕,要拿紙巾抹眼淚:「三個幾月了,有叫他致電給我,我送他走時,他喊我就喊,但那刻我的感覺好奇妙,我以前在赤柱寄宿過兩年,是我爸爸送我去的,那間學校在海邊,現在兒子住的地方又是海邊,我突然記起兒時爸爸送我去寄宿的感覺,近日我都不知為什麼常常哭,我爸爸仍然健在,是突然想起了他,我哭是感受到爸爸錫自己。我在英國時,都有留信息給爸爸,說感受到他的愛,爸爸就回了一句:『你以前做仔,現在終於知做爸爸感覺了。』其實我現在是開心的,我見兒子真的長大了,以前他的頭髮永遠梳得不好,現在會梳得整齊;以前是不會做運動,現在說想找個足球教練學踢波,他會去追求,一個小朋友教幾多都冇用,一定要學懂對自己有要求,他去外國讀書不夠一個月已進步得很快,令我覺得做得很對,辛苦也值得,原來在你身邊是永遠長大不到。」

不過兒子早前在英國皮膚敏感,他坦言嚇死了,「我去了日本工作,太太在泰國旅行,兒子突然傳信息給我,說敏感,沒有詳細解釋,只得幾個字,然後傳了一個關於敏感的列表給我,說自己在那個階段,下一步要等醫院通知,我見到那個表……(哽咽落淚),我就好擔心,好驚敏感起來會抖不到氣,當然若真的有事,他在你身邊也沒用,幸好最後沒事;原來有事時,太太會硬淨一點,我只是外表堅強,其實好柔弱,叫我做戲,我哭極都哭不出,但現在說起父母和子女,會觸動到我哭不停。」

森美已計劃一年安排兒子返港五次,遲些再長大一點,會叫他跟朋友去旅行見識這個世界。坊間傳出其子在英國跳級,森美說不是,兒子是因「大仔」關係,可升讀高一年級,反而女兒從小到大都獲得學業獎,在全級前五名或十名內,似媽媽記性好和用功。他覺得男仔和女仔是兩種動物,女兒是爸爸前世情人,會愛惜她,為她將來找個好男人奠定基礎,至少要有爸爸的好;兒子則是前世兄弟和朋友,當他過了青春期,你會開始跟他打機和傾偈,慢慢成為兄弟。

媽咪跪地求學位

森美曾就讀聖士提反和喇沙書院,是名校生,小時他不覺得是什麼一回事,長大後才記得父母也曾為他付出很多,「我記得當年考聖方濟愛德小學,結果是 waiting list,開學時,媽咪帶我去校務處問可否叫校長取錄我,老師說校長不在,叫她等消息,媽咪是不停哀求,到最後校長突然在房裏行出來,媽咪就跪在地上,我好記得我的對白是『媽咪,唔好讀這間學校啦,唔好再跪在地上了。』我媽咪只是小學畢業,做阿嬸,沒有讀過書,那一刻唯一可以做的是跪喺度。到現在我女兒讀書,太太說某間學校有活動,叫我出席晚宴和見一見校長,我都會說:『不見呀,咁核突。』我連對校長打個招呼這樣簡單都做不到,再回想媽咪,就知道她有幾錫我。」

至於爸爸,森美讀中學時才感受到他的偉大,他哽咽說:「那時爸爸是消防員,九千元一個月薪金,我寄宿要花兩千多元,全家四分一收入就給了我讀書,所以我當時好俾心機讀書,全級考前十多名,懂事和獨立,之後去考喇沙書院,我記得考英文科那一日,爸爸當時兼職駕的士,他車我去到淺水灣斜路,的士爆了呔,他很怕趕不及,下着滂沱大雨也落車拆了條車呔,推去前面的油站,希望打脹條呔,可以再向前行,他沒有雨傘,將個紅色膠袋笠住個頭,我在車裏看着爸爸,他樣子愈騎呢,你個心愈記得,就好像《背影》那課書,我好記得。我父母不是讀書很叻,不會給你很多錢花,但這些事永遠會記得,我自問不及父母的付出,如果塞車,我可能會說不好考了,你現在這間學校都不錯啦。」

近日森美為了新劇《誇世代》花了半年時間操肌,笑言當監製對演技沒要求,只要求操fit你自己,自然要做,「男人不似女人天生麗質,要操練的,那種痛苦好慘,每天去做兩小時運動,並不享受,身邊朋友見你吃東西是有種歧視,乜你可以吃咩?會笑你,好悲痛,我現在談不上健碩,只是肥仔不再肥。」

 

■ 撰文:溫敏芝/攝影:洪志富

化妝:Tammy Au@Pui Pui Makeup/髮型:Vince Pang@IL COLPO platinum/場地:Chef’s Secret@D2 Place Two

森美跨世代森美旅行團親子美國萬通小太空人計劃外國升學聖士提反喇沙名校